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乱欲,利娴庄】(75)【作者:小手】
【乱欲,利娴庄】(75)【作者:小手】
字数:1232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七十五章

  乔元也没多想,本能问:「那君芙的口水呢。」

  话一出口,他就后悔了,果然,胡媚娴的大眼睛射出一道利芒,乔元暗骂自己猪头一枚,赶紧圆滑:「我意思说,万一君竹和君兰恰好不在家。」

  胡媚娴冷冷道:「君芙的口水也可以,除了我和她们口水外,天下没有其他的水能分释出玉石的气味,以后你要好好对君竹。」

  乔元算是彻底明白了,心想这是天意,天意要他乔元都娶了利家的三个女儿。
  胡媚娴虽然没明说,但内心已默许乔元得到利君兰,只是嘴上还不愿意答应罢了,至于利君芙,胡媚娴那是坚决不会同意乔元沾手的,可惜做母亲的疏忽了,她哪想宝贝么女利君芙的清白身子已被大胆好色的乔元玩弄过,才十五岁的子宫也被乔元的精液污染过。

  凌晨三点了,胡媚娴见乔元仍然专注认真,芳心暗喜,孺子可教也,她心生疼爱,就结束了传授:「好了,今天就到这,你回房休息吧。」

  乔元刚站起,胡媚娴柔声道:「对了,我在你房间放了些钱,就一百万,有时候呢,胡阿姨支持你花花钱,我说的花钱,不是让你拿钱去花天酒地,去赌去嫖,而是买买东西呀,偶尔帮助人家呀,积小善为德。」

  乔元似懂非懂:「好深奥啊,不过让我花钱还不容易么,呵呵。」

  胡媚娴莞尔:「只要不拿钱做坏事就行。」

  乔元惦记着一件事,他狡猾地提示了胡媚娴:「我今天就做了很多善事,买了很多东西,还买了套套。」

  「哎呀,我差点忘了。」

  胡媚娴这才想起了要教乔元学戴避孕套,见乔元拿出一大堆避孕套,她忍不住好笑:「买这么多。」

  乔元讪笑:「也不知哪种合适我,就各买了点,不多,不多,一次一个的话,很快就用完……」

  话没说完,乔元自知失言,赶紧捂嘴,偷瞄一眼胡媚娴,见准丈母娘一副气鼓鼓的模样,乔元大糗。

  「脱裤子。」

  胡媚娴捡起了一只避孕套撕开外包装,很灵巧地拿出滑腻腻之物,虽然之前见过乔元的阳物,可乔元一拉下短裤,胡媚娴仍然大惊失色,手一抖,滑腻腻之物掉落在地,芳心噗通噗通剧跳,她忍不住娇嗔:「平时它也老是这么硬着吗。」
  「不是。」

  乔元也不知如何解释,他心跳也很厉害,因为他脑子有个深刻印象,就是胡媚娴此时没穿内裤,她的内裤烧了,扔在垃圾桶里。

  「为什么每次都见它硬梆梆的,刚才我就注意到你一直硬着的。」

  胡媚娴没好气,她甚至怀疑乔元有生理疾病。

  乔元嗫嚅了一会,道出实情:「我刚才见到了胡阿姨下面的毛毛,就硬了。」
  胡媚娴一听,登时羞怒交加:「你为什么要东看西看。」

  乔元不敢说话了,心里好委屈,大水管高举着。

  其实,乔元一直勃起,胡媚娴有责任,她很爱美,平日里喜欢穿包臀裙,那样可以突出她的身体优美曲线,还能让腴腿更修长,如果再穿上高跟鞋,她整个人会显得高挑挺拔,这种打扮几乎成了胡媚娴的标配,利家上下早习以为常。
  今晚授业需要烧丝绸,地下室里一时找不到,胡媚娴懒得回内宅去找,就随手脱掉内裤烧了。

  接下来,在和乔元讲解玉石时,胡媚娴裙下春光数度泄露,乔元眼尖,看了又看,他正值青春阳刚,雄性荷尔蒙大量分泌,那大水管只能一直硬着。

  气恼归气恼,胡媚娴还是吩咐乔元坐好,就坐在胡媚娴对面,不知是胡媚娴气昏了头,还是心乱如麻,她依然没关闭裙下的春光,乔元视力了得,地下室光线如昼,他这一望去,何止见毛毛,连那肉嘟嘟,饱满如馒头的阴户都看清了。
  胡媚娴重新拿起一枚避孕套,玉手是不抖了,心里却是怪怪的,她仔细端详着眼前这根生平仅见的男根,第一次如此近距离观察,很明显,这傢伙比她丈夫利兆麟的阳物还要粗上一圈,长多半指,整条肉柱黝黑发亮,浑然天成,连一点多馀的包皮都没有,似乎连血管都不见,乍看之下如?面杖,实则更像大水管,因为除了龟头稍大外,棒身几乎和水管般统一口径,统一粗壮,气势惊人,胡媚娴下意识夹紧了双腿,恰好挡住了乔元的视线,乔元以为被胡媚娴发现不老实,吓得闭上眼睛。

  撕开外包装,胡媚娴将滑腻腻的避孕套取出扯开,心潮如惊涛骇浪般起伏,缺失性爱的身体彷彿喷烟的火山,随时要爆发,大水管太触目惊心,恍惚间,胡媚娴的脑海掠过一个荒唐想法:如果让这傢伙插入我下面,我受得了么,嗯,应该受得了,君竹和君兰能受得了,我应该也受得了。

  「今天有没有跟君竹做。」

  胡媚娴询问着伸出手,刚想握住乔元的大水管,不知为何,她有点紧张,竟不敢握不下去。

  「没有,等会难说。」

  乔元睁开眼,见胡媚娴手中在空中,乔元好紧张,心底里,他多么迫切胡媚娴漂亮的小手握住他的大水管。

  「什么意思,现在都三点多了,还难说,你们就不能克制点。」

  胡媚娴不禁光火,以为乔元等会还要去找她的两个女儿泄欲。

  「君兰可能会去我房间。」

  乔元说的是实话,不过,他有鬼心眼,故意强调自己和利君兰已经如胶似漆,让胡媚娴承认他们两个生米煮成熟饭的事实。

  胡媚娴一听,情知无法再阻止二丫头喜欢乔元了,心里不免郁闷:「太不像话了,你锁好门,不给人进去。」

  「哦。」

  乔元嘴上答应胡媚娴,心里却想着等会非操利君兰不可,因为乔元见了胡媚娴的阴户后,欲火暴涨,需要做爱,利君兰不来找他,他也会找利君兰。

  胡媚娴歎了歎,玉手一抄,就将乔元的大水管握住,心灵再次受到震撼,那火烫的温度,浑厚的硬度,惊人的长度无不令胡媚娴歎为观止,她努力让自己平静,另一只手将避孕套搁在了大龟头上,突然,她一声惊呼:「哎呀,这套子不行,太小了。」

  乔元大为懊悔,说出了买避孕套的情形:「我说买大号的,那销售的人嘲笑我,说我能穿上中号的就了不起了。」

  胡媚娴哭笑不得:「你管销售的人做什么,自己尺寸你自己不知吗。」
  乔元茫然道:「我真不知自己是属于什么型号。」

  胡媚娴心里有数:「你这个,大号的都不一定行,要超大的。」

  「啊。」

  乔元挠头。

  胡媚娴扔掉手中的避孕套,又选了另一个品牌的套子,谁知拿起一看就放下了:「这只也不行,你今天买的套子全都不合适你,明天再去买。」

  想了想,她把这事揽上了:「算啦算啦,我来买,真不让我省心。」

  「好好好。」

  乔元也不愿再跑那些便利店,他个子不高,店员根本没把他跟『超大』划上等号。

  胡媚娴也不让乔元收拾满桌的避孕套,她焦急挥手:「你去睡觉吧,记得关门。」

  「记得记得。」

  乔元说完,屁颠屁颠地熘出了地下室。

  胡媚娴紧随着关上地下室铁门,回到小屋里,她顾不上脱衣,就岔开两条腴腿,双眼微闭,一只玉手轻捏高耸的胸部,另一只玉手摸向阴户,如昼灯光下,包臀裙已卷起,露出了馒头般的美穴,毛丛萋萋,肥美幽香,迭嶂的肉骨朵蜿蜒彙集,包围着娇嫩肉槽,一根雪白纤美,涂着嫣红指甲的玉指迫不及待地压在娇嫩肉槽上,来回挤压摩擦,晶莹如浆。

  蓦地,吟声萦绕:「喔,太粗了,受不了的,太粗了,天啊,你怎么能插进来……」

                ※※※

  「昨晚真的跟你妈妈学看玉到四点,我太睏了,就没去找你,不是成心说话不算数,你别生气了。」

  「哼。」

  傲娇的利君兰很少让人哄的,她真要发脾气,神仙也哄不了她,当然,除非她假装生气就另当别论。

  上学的路上,乔元就开始哄着利君兰,一直到了学校,利君兰才肯答应原谅乔元。

  「今天中午放学,我留校,你来教室找我,记得喔,高二A班。」

  利君兰轻甩了一下如丝般的秀发,冷冰冰地看向车窗外。

  乔元赶紧赔笑:「我一定到,我一定到。」

  利君竹大眼睛一眨,激动不已:「哎哟,君兰是想在教室爱爱嘛,好有创意?,我也要留校。」

  利君芙听出了名堂,哪肯让两位姐姐专美,她羞答答的,酒窝儿深深:「我……我也留校。」

  利君兰不说话,强忍着没笑出来。

  三位校服小美人交换了一下眼色,一齐下车,背着书包朝校门走去,走着走着,都娇笑着跑了起来,转眼间就不见了芳踪,只有那动人笑声还在空中回荡。
  哄好三个小祖宗多不容易,乔元摇头歎息,赶紧驱车到洗足会所,问了值班小妹,得知龙雪还在贵宾二号,时辰尚早,想必她在睡觉。

  不过,乔元不敢大意,昨晚他看出龙雪情绪不佳,当时也不好问她有什么事,本想给龙雪洗脚按摩,让她放松开心,没想到胡媚娴一个电话,乔元只好速度回家,冷落了龙雪。

  虽然叮嘱了燕安梦照顾龙雪,乔元还是有点担心,他想了想,决定进贵宾二号去看看,别出了什么状况都不知。

  蹑手蹑脚的开门进去,乔元放心了,龙雪正躺在按摩大床上说话,仔细一听,乔元听出龙雪在跟她母亲刁灵燕通电话。

  龙雪眼尖,也发现了乔元,她匆匆挂了电话,两只大眼睛瞪着乔元。

  「呵呵,你继续睡觉吧。」

  乔元搓搓手,讪笑了两声就要离开,龙雪不满道:「你不敲门就进来。」
  乔元有点不好意思:「我以为你不在,就进来了。」

  龙雪眼珠一转,伸了懒腰:「昨晚你答应给我洗脚的。」

  乔元想都不想就答应了,算是弥补昨晚的承诺。

  龙雪兴奋得从按摩大床上坐起,秀发凌乱:「我要牙刷,毛巾。」

  乔元满脸堆笑,自是有求必应。

  龙家的江景别墅已沐浴在晨曦下。

  起了个大早的刁灵燕为了避免吵醒身边的两个男人,特意去浴室和女儿通电话,她牵挂着女儿,可没说上几句,女儿就挂断了电话,刁灵燕很不放心,赶紧洗漱,准备去『足以放心』洗足会所接女儿回家。

  浴室洗手台上的大镜子里,刁灵燕的身材似乎比以外都要性感,白色通花镂空吊带小罩衣的胸脯如大帐篷般高高鼓起,瓷白美腿修长笔直,那雪白翘臀上隐约还有红印。

  其实,刁灵燕很想再多睡一会,只是她担心儿子和丈夫醒来后,又重演昨晚荒唐疯狂的一幕。

  给他们父子折腾了一晚,刁灵燕浑身酸痛。

  刚才在电话里听到女儿昨晚没回家,而是在原来自家的洗足会所里过了一夜,刁灵燕心焦内疚,她要赶去会所见女儿。

  可刁灵燕刚涂好唇膏,龙学礼也走入了浴室,年轻人毕竟是年轻人,一觉醒来后又精神饱满,晨勃明显,刁灵燕看着镜子里的儿子,不禁脸蛋微微发烫。
  龙学礼来到刁灵燕身后,温柔抱住刁灵燕的腴腰,小腹摩擦着大翘臀,一只手摸入了刁灵燕的蕾丝小内裤,玩弄潮湿温暖的肉瓣,另一只手滑入小罩衣,握住了一座饱满山峰,手指很娴熟地挑逗山峰顶上的小肉粒。

  刁灵燕双手本能地撑住洗手台,微噘翘臀,娇嗔道:「学礼,别摸了,妈妈要出门。」

  龙学礼吻着母亲的耳鬓撒娇:「我要做一次。」

  刁灵燕在犹豫,给儿子几下挑逗乱摸,她体内的欲火竟然又熊熊燃烧起来。
  刁灵燕惊讶自己的欲望,她并不知道,昨晚的红酒里有足量的春药,春药的药效依然持续发挥,而她本身也被乱欲刺激,心灵接受了乱伦,只是纵欲的身体确实疲累。

  「昨晚做了这么多次,你还不够呀。」

  刁灵燕放下唇膏,娇躯轻颤。

  龙学礼很会挑逗女人:「跟妈妈做爱,永远都不嫌多,不嫌够。」

  「妈妈都化妆了,改天再做,好不好。」

  刁灵燕欲拒还迎,嘴上说改天,但内心默许儿子继续放肆,敏感的肉穴插入了一根手指头,刁灵燕快感骤降,轻轻呻吟,她妩媚地看着镜子里的两人,一个是她自己,一个是英俊帅气的儿子,儿子很不老实,刁灵燕也忍不住了。

  龙学礼得意坏笑:「妈妈好敏感。」

  刁灵燕想起女儿,她抓住儿子的手腕,柔柔道:「学礼,快把手拿出来,小雪昨晚没回家,她去了『足以放心』,在那住了一晚,我要马上过去看她。」
  「什么。」

  龙学礼大吃一惊,闪电般抽手出来,一下板正了母亲的身子,瞪大眼睛问:「妈妈,你说小雪她昨晚在会所过夜?」

  刁灵燕颔首,龙学礼顿时心中烦躁不安,隐约有一丝不祥:「我也要过去,他妈的,小雪不会被那个乔元搞了吧。」

  刁灵燕也有这个担心,她不清楚女儿此时的状况,不过,刁灵燕还是安慰龙学礼:「你想多了,我刚和小雪通过电话,她好好的,昨晚她逛街累了,想去会所洗脚,那乔元没空,小雪就没洗,乔元不像你想的这么坏,他见小雪不想回家,就主动给小雪住在贵宾二号,还让人给小雪买了宵夜。」

  龙学礼冷笑:「哼,他是不安好心,图谋不轨。」

  刁灵燕心知儿子对乔元有很深成见,自然不希望儿子跟着去会所:「学礼,你刚放出来,别到处乱跑了,教训这么深刻你还不晓得低调,万一再出什么意外,妈妈可没那么多钱救你。」

  龙学礼也是嘴上说说而已,如果妹妹龙雪真的失身给了乔元,他现在去找乔元算账也没用。

  想到自个的麻烦还没过去,龙学礼郁闷道:「好吧,有什么事给我打电话。」
  刁灵燕微笑颔首,欲火消了大半,那龙学礼却是心有不甘,撒娇着央求:「我再亲一下妈妈的奶子。」

  刁灵燕无奈,只好同意,她一边仔细描眉涂唇,一边让儿子龙学礼吮吸她的双乳,风景好不旖旎。

  此时,『足以放心』洗足会所的贵宾二号里,风景也同样旖旎。

  一位长发美少女穿着很性感暴露的短款按摩衣,正接受一位公子哥模样的技师按摩玉足,按摩已持续二十多分钟,美少女彷彿坠入了愉悦海洋,她美脸酡红,心如鹿撞,身上的春光频频泄露。

  这美少女正是龙雪,公子哥模样的技师自然就是乔元。

  所有挑逗女人的手法,无论是正规的,还是他乔元独创的,都一一在龙雪的玉足上施行了,看着龙雪美滋滋的娇容,乔元坏笑:「舒服吧。」

  龙雪很羡慕的样子:「你女朋友利君竹一定很幸福,她可以天天找你洗脚。」
  乔元眉飞色舞道:「她当然幸福啦,还有比洗脚更舒服的事儿,她天天要我帮她做。」

  龙雪顿时脸烫,大声娇嗔:「你好坏。」

  哪知,乔元板起脸,正色道:「你想哪里去了,我说掏耳朵。」

  龙雪捧腹大笑:「我不信掏耳朵比洗脚更舒服。」

  乔元也在笑,他脸上没笑,心里偷着乐,手中的玉足被他玩得不亦乐乎,他要进一步挑逗龙雪,没有比奸淫仇人的妹妹更有成就感了,乔元此刻全身充满了报复的欲望。

  当然,如果龙雪是丑八怪,乔元也没兴趣下手,眼前的龙雪绝对是极品美女,她身材高挑,比利君竹还高,她有瓷白美腿,她还有两只玉足,乔元尤其喜欢龙雪穿白跑鞋配短裙的打扮,利君兰曾经有过类似打扮,不过,龙雪更健康,她穿跑鞋时,身上会流淌着一股健康气息。

  「啊哦……」

  龙雪蹙了蹙眉儿娇吟,不是难过,不是痛苦,是舒服。

  乔元心跳加速,他发现龙雪下体的按摩裤已湿,而龙雪浑然未觉。

  乔元决定更大胆些,他双手不紧不慢的揉到了龙雪的脚踝,又悄悄向上,越过了小腿肚,揉到了敏感的膝盖窝,这里是神经密佈的区域,乔元正准备出手。
  突然,响起了敲门声,龙雪说可能是她妈妈来了,乔元赶紧去开门,果然是刁灵燕站在门前,神态焦急。

  龙雪见是母亲,顿时欢叫,刁灵燕一看乔元亲自给女儿洗脚,意外道:「乔师傅,怎么是你给小雪洗脚,你太客气了,你现在可是老闆。」

  乔元微笑着恭迎刁灵燕进屋:「老闆也要为客人服务。」

  龙雪待母亲坐在身边,就急着问:「妈妈,阿元说,掏耳朵比洗脚更舒服,有这事吗。」

  刁灵燕愣了愣,娇笑道:「我还是第一次听说,我就不敢掏耳朵。」

  眼儿不停在女儿身上打量,这是刁灵燕第一次见女儿穿这么性感的按摩服,孤男寡女的共处一室,刁灵燕难免心生疑窦,不过,按摩服以前就有,刁灵燕也不好当着乔元的面责怪女儿暴露身体。

  「小雪,你洗好了没,你爸爸和哥哥等你去喝茶呢。」

  刁灵燕暗示女儿该换衣走人了。

  龙雪犹豫,她看到了母亲的眼色,只是她浑身舒坦着,四肢绵软无力,不想这么快就走。

  旁边的乔元一听龙家父子,心中刹那间充满了厌恶,虽然不至于因此迁怒刁灵燕,但想起刁灵燕在茶庄被龙学礼奸淫过,乔元对刁灵燕有了轻视之心,此时,乔元正好瞄了瞄刁灵燕的玉足,见她的脚趾头片片胭红,娇艳欲滴,乔元竟然生理反应强烈,有了亵玩的念头。

  眼珠一转,乔元抢先搭话:「小雪妈妈,小雪还没洗好呢,你要不要也洗,我最近有了个按摩的新手法,很多人试过之后很满意,很舒服。」

  「很舒服」

  三个字意外地刺激了刁灵燕,她曾让乔元洗过脚,对乔元的技艺非常佩服,心儿想,既然来了,不如让乔元洗脚按摩。

  昨晚她和龙家父子疯狂了一晚,身体各部位酸累敏感,很需要按摩放松,此时乔元主动提议,正中了刁灵燕下怀,在刁灵燕心目中,乔元无疑是最棒的按摩技师。

  想到这,刁灵燕兴奋颔首:「小雪,那你先休息,妈妈也要乔师傅洗洗脚,刚好沾沾你的光。」

  龙雪乐意之极,她又可以跟乔元多聊一会了。

  乔元见刁灵燕的裸体,对她的姣美身体印象深刻,他假装好心建议:「小雪妈妈,不如你也像小雪那样,换上按摩衣,穿按摩衣洗脚更舒服。」

  刁灵燕不疑有他,欣然同意,女儿都穿了按摩衣,她刁灵燕没理由穿着一身套装洗脚,那多彆扭。

  趁刁灵燕更衣之际,乔元给龙雪完成了最后几道放松身体的招式,少不了撩拨挑逗,龙雪哪懂什么是揩油,什么是按摩,反正她舒服得两眼水汪汪,身体软绵绵,对乔元好感倍增,还主动索要了乔元的联系电话,暗示乔元随时可以找她玩。

  乔元暗暗激动,本想趁热打铁攻下龙雪,只可惜有刁灵燕在,乔元不得不耐住性子,他想得更狂妄,更大胆,他正琢磨着对龙家母女俩一箭双鵰,所以,乔元假装傻乎乎的,没听出龙雪的暗示,弄得龙雪好不尴尬。

  很快,刁灵燕就更衣出来,袅袅而行,性感爆表,乔元的某个部位立马举旗致敬。

  刁灵燕选穿了一套褐色的短款按摩衣,鼓鼓的胸部委实惊人,那双瓷白美腿如涂了一层冰皮似的,美到了极点。

  乔元心里狂歎:太性感了,太美了,这么漂亮的女人,他龙学礼能上,我为什么不能上。

  刁灵燕大方落座,瓷白美腿微分,很自然地将两只玉足放入木桶里,木桶里的水已凉,是之前龙雪洗过的。

  乔元见刁灵燕如此随和,也不换桶了,他慇勤的提起备用水壶,给木桶添加热水。

  刁灵燕连声说谢,顺带提了个要求:「乔师傅,我还是喊你乔师傅好了,等会,麻烦你给我捏捏腰,捏捏肩,我昨晚不小心跌了一跤,浑身都不舒服。」
  彷彿困觉遇上了好枕头,乔元对刁灵燕的要求满口答应,他还假装关切询问刁灵燕有没有跌伤,要不要看医生,刁灵燕哪有什么伤,支支吾吾说不要了。
  一旁的龙雪显得漠不关心,她明白母亲为何想捏捏肩,捏捏腰,龙雪很清楚母亲根本没有跌跤,昨晚那淫荡之极的一幕又浮现眼前,龙雪犹自难以置信:「天啊,妈妈怎么能跟哥哥和爸爸一起淫乱,太不可思议了,我是做梦吗。」
  刁灵燕是心智成熟的女人,她见乔元主动提议给她按摩,那是无故献慇勤,必有所图,心里有点彆扭,想了想,刁灵燕故意让女儿和乔元划清界限:「小雪,以后你来这里要记得付费,会所不属于我们龙家了,不能让人家乔师傅白白给我们服务。」

  乔元确实有图谋,他对龙雪是真心喜欢;而对刁灵燕,乔元也有觊觎,上次偷窥到龙学礼奸淫刁灵燕后,乔元就迷上了刁灵燕,此时,母女俩都在眼前,都给他乔元按摩,彷彿是两只肥鸭到了嘴边,乔元哪能轻易放过不吃,不过,他狡猾万分,有意先讨好母女俩:「小雪妈妈,我愿意给你和小雪免费服务。」
  龙雪单纯,芳心欢喜,那刁灵燕可听得心里不是味儿,天下哪有免费的午餐,乔元越这样,她越对乔元警觉,以前对乔元好印象有了一百八十度的转变,若不是有求乔元洗脚按摩,刁灵燕马上就带龙雪走了。

  乔元还不知道刁灵燕对他心生嫌隙,他慇勤卖力地给刁灵燕按摩,招式一出,绵绵不断。

  刁灵燕浑身舒坦,对乔元又不是那么讨厌了,好矛盾。

  哪知,毫无心机的龙雪对母亲得意炫耀:「妈妈,我告诉你,乔元说我漂亮,他巴不得给我洗脚,我给他洗脚,他很开心的,所以他愿意免费。」

  啊,这句话在刁灵燕听来,简直石破天惊,她瞪大了双眼:「是真的吗,乔师傅。」

  乔元很不好意思,只能点头。

  龙雪的心情瞬间转好,美丽的脸蛋浮现一抹令人心动的羞红。

  刁灵燕不禁若有所思,她是龙雪的母亲,她能感应到女儿的心思,龙雪昨晚突然不回家必定事出有因,刁灵燕暗暗分析,认为女儿肯定喜欢上乔元,所以昨晚找借口来会所找乔元。

  想到这,刁灵燕恍然大悟,注意力集中到了乔元身上,她偷偷观察乔元的神态,想从乔元的神情里找到一点他喜欢女儿龙雪的蛛丝马迹,很快,刁灵燕就发现乔元好几次偷看龙雪,刁灵燕甚至怀疑女儿昨晚有可能失身给乔元。

  「小雪不用付费,我付费得了。」

  刁灵燕心中隐隐有气,她既不好意思,也不愿意乔元白白辛苦,而且等会还要按摩身体其他部位,以乔元的技师等级,收费不菲的,刁灵燕不愿接受乔元的恩惠。

  乔元没多想,笑嘻嘻说:「小雪妈妈也很漂亮,免费,全免费。」

  刁灵燕一听,更证实了心中猜想,她感慨龙家的女人都喜欢上利家那边的男人,很自然地,刁灵燕想起了和利灿缠绵的情景,想起了他那支钩状的阳物,心中欲火渐生,不紧不慢地蔓延,玉足一处关节穴位突然酸麻,刁灵燕禁不住叫唤:「啊,丝……」

  「痛吗。」

  乔元小声问,眼神里闪过一丝奸笑。

  刁灵燕暂时停止回忆,她半眯着双眼,轻轻摇头:「没事,有点儿痛才舒服,乔师傅你不用管我,我想喊就喊,你捏你的。」

  龙雪本想和乔元聊天,见母亲这般舒服,她担心和乔元聊天会影响他工作,无聊中困意强烈袭来,加之昨晚没睡好,她实在顶不住,眼皮一合上,就挨着沙发靠背沉沉睡去。

  乔元见状,马上起身,从按摩床那边拿来一张丝毯盖在龙雪身上,贵宾二号里开着冷气,乔元担心龙雪着凉。

  刁灵燕注视着乔元的这一举动,心中颇受感动,但更多的是警觉,她深知女儿再跟乔元交往下去,失身事小,更重要的是影响了女儿一辈子幸福。

  又想到了利灿,刁灵燕不胜唏嘘,这世上好男人都是人家的老公,乔元已经有了女朋友,自己女儿却喜欢上他。

  舔犊情深,刁灵燕心疼女儿,不希望女儿继续陷下去,趁着感情还处在萌芽之际,必须斩断割绝。

  思前想后,刁灵燕想到了一招苦肉计,她决定牺牲点色相,就在女儿面前勾引乔元,女儿见了,肯定愤怒,从而认清乔元风流好色的面目,不与乔元交往。
  如何勾引乔元,刁灵燕想想也觉得好笑,美脸微烫,她打量着乔元,见他眉目清秀,说不上帅气,也远不及利灿有气质,只是他浑身上下透着一股澹定的狡诈,他眼睛明亮,动作娴熟,那双手很特别,修长白净,很像女人的手,摸在女人的肌肤上,女人会产生信任感,信任他能带来愉悦。

  果然,刁灵燕微蹙月眉,一声动人呻吟从她小嘴里吐了出来。

  「啊。」

  看来,这个小男孩还是值得勾引的,心乱如麻的刁灵燕总不能太委屈自己去勾引一个她憎恶的男人,她忍着笑,徐徐分开了她的瓷白美腿,她知道这个动作能让乔元清楚的看见她双腿间微隆部位,为了掩盖内心的羞涩,刁灵燕继续呻吟,心道:天啊,我真的要勾引乔元吗,这样值得吗,他会上钩吗。

  呻吟动人心魄,刁灵燕哪怕没有勾引过男人,也懂得如何勾引男人,女人天生具备勾引男人的手段,何况刁灵燕如此绝色。

  「啊,好舒服。」

  刁灵燕不得不紧张,她没有百分百的把握能勾引到乔元,万一勾引不成功怎么办,刁灵燕想都没想过这个问题,从以往交际上判断,刁灵燕只要稍稍假以辞色,男人就会趋之若骜,她不相信乔元不上钩。

  乔元当然上钩了,他又不是神仙,似乎就算是神仙也难以抵挡一个如此绝色美人的勾引,刁灵燕的勾引手段顷刻间水银泻地般,她眼波如水,娇吟如诉,扭了扭软腰,抬了抬翘臀,还有意无意地拉了拉按摩衣,露出了一丁点阴毛,让乔元看见。

  刁灵燕心如鹿撞,她想不到自己如此淫荡,或许她本身就是这么淫荡。
  乔元做梦都梦不到他想勾引的女人正勾引他,此时,即便不用勾引,乔元也处在欲火焚身之中,他手中的玉足比龙雪的玉足还美,他焉能不动心。

  挑逗穴位的手段没有消停过,乔元坚信,只需再过五分钟,刁灵燕就会发情,就会像龙雪那样湿了下体。

  燥热笼罩着刁灵燕的身体,情欲越来越强烈,体内的春药仍旧发挥余效,这刺激了刁灵燕,她变得大胆娇媚,她的风情如盛开的牡丹般绽放:「乔师傅,你老是看我的腿干嘛,是不是我的腿很好看。」

  乔元尴尬不已,想笑又不敢笑,下意识地瞄向刁灵燕的阴部和瓷白双腿,狡辩道:「小雪妈妈,你的腿确实好看,比小雪的腿还好看,你别怪我,好看我才看呢,上次帮你洗脚时,你穿着弹力裤,我没看到全部,这次看清楚了。」
  乔元这是说者无心,刁灵燕那是听者有意,心儿想,上次穿弹力裤他都记得,果然是个下流胚,她更坚定了要拆穿乔元的真面目。

  心念一起,刁灵燕故意半曲起左腿,伸手去摸捏大腿根部:「我这里有点肥了,十年前的话,我的腿还是蛮好看的。」

  乔元眼珠快掉出来了,立马血脉贲张,裤裆隆起,刁灵燕身上的按摩衣比较松薄,曲起腿时,乔元能从按摩衣边沿看见刁灵燕的大腿内侧,那儿颜色较深,与雪白瓷肌成了鲜明对比,而且,有好几缕毛絮探出头来,阴户的饱满轮廓也几乎能看到。

  乔元亢奋不已,赶紧讨好:「不肥,不肥,这样最好看了,我帮你捏捏腿儿。」
  「辛苦你了,乔师傅,我两条腿有点酸,你好好帮我捏捏。」

  刁灵燕娇媚甜笑,心里却大骂乔元越来越色,越来越大胆,她已然发现乔元的裤裆隆起一大团,此时的乔元不同往日,他穿着名牌合身长裤,不是会所的宽松制服,生理一有反应,很容易清楚地暴露出来。

  乔元也知道自己有生理反应,也知道刁灵燕会看到,他不怕被刁灵燕看到,因为他也要挑逗刁灵燕,他在等待刁灵燕下体湿润,所以乔元大胆地托举刁灵燕的一条修长美腿,轻揉小腿肚:「这里酸么。」

  「嗯嗯,好酸。」

  瓷白冰肌,美人娇柔,刁灵燕咬了咬樱唇,美脸酡红,她感觉自己浑身敏感,乔元的手经过的地方,都能引来电流,刁灵燕暗责自己淫荡,还没勾引人家,自己倒先想那事了,她只能继续咬疼嘴唇克制欲火,她要先一步勾引乔元成功,只要乔元有过份的举动,她就喊醒龙雪,让女儿看到她喜欢的男孩其实是一个小流氓。

  「可能是龙夫人你穿高跟鞋太久了。」

  乔元瞄了一眼摆放在沙发边的精美高跟鞋,慢慢地将刁灵燕的一条瓷白玉腿举过肩膀,手指精准地触揉玉腿肚上的穴位,揉了一会,他揉过了膝盖,就在刁灵燕以为乔元要往大腿内前进的时候,乔元意外停止了,他把目标转回到玉足上,玉足才是重点,乔元专攻刁灵燕足底的几个关键的调情穴位,刁灵燕电流遍体,呼吸渐渐急促:「啊,乔师傅……」

  「身体要放松。」

  乔元轻声提醒刁灵燕,如灌输迷魂大法般,刁灵燕完全听从乔元的指挥,放松身体。

  乔元再换另一只玉足,如此这般使出独门调情手段,对那些足底穴位精准钻揉。

  刁灵燕如飘上云端,舒服得都不想睁开眼了。

  终于,乔元看见了他想要看到的东西,刁灵燕不自不觉湿了下体,浪水在按摩裤的阴部渗出水印,水印在扩大。

  乔元好不兴奋,他先瞄了一眼熟睡的龙雪,忽然小声试探刁灵燕:「龙夫人,我有个方法,能让你更舒服,你愿不愿意尝试。」

  刁灵燕心跳得厉害,寻思道:好了,这好色的傢伙要上钩了,他肯定提什么下流的主意,我先答应他,看他玩什么把戏。

  嘴上娇柔道:「好啊,什么方法你尽管用,只要能让我舒服就行。」

  说中有话,含蓄的暗示,末了,还给了乔元一个水汪汪眼神。

  问天下男人谁能抵挡美人如此勾引,乔元心神激荡,认定刁灵燕动情了,他色胆陡大一百倍,修长白净的双手轻轻捧起刁灵燕的一指玉足,直接放近鼻尖,目光所至,那条瓷白美腿几乎成一条直线,乔元由衷地奉承:「龙夫人的腿好直,好有劲,一点都不松弛,白白嫩嫩的。」

  刁灵燕明知乔元有图谋,她仍然开心:「你喜欢我的腿呀。」

  乔元双手捏揉着脚掌心的穴位,恭维道:「喜欢,女人美不美看大腿,龙夫人的腿是我见过最美的腿了。」

  刁灵燕吃吃娇笑,浑身烫热,故意扬声:「让龙雪听到了她会不高兴的。」
  乔元讪笑:「她不高兴我也要这么说,事实如此嘛。」

  「那……那我还有什么地方比小雪好看的。」

  刁灵燕媚着双眼,直勾勾地看乔元,心想这傢伙的鼻子凑得那么近想干什么,难道他想闻我的脚吗。

  刁灵燕想错了,乔元不是想闻她刁灵燕的玉足,而是想吃她的玉足,意乱情迷中,乔元脱口而出:「奶……哦,是胸部,龙夫人的胸部也比小雪的好看。」
  刁灵燕芳心一颤,心道:这傢伙开始放肆挑逗我了,说得这么露骨也不怕我生气。

  事实上,刁灵燕哪有半点生气,她彷彿入了戏,身临其境地演一个勾引男孩的熟女。

  为了逼迫乔元採取主动,刁灵燕也露骨了,她故意低头观看自己丰胸,故意惊讶:「你怎么知道我的胸比小雪好看,你有看过小雪的胸部和我的胸部吗。」
  乔元暗暗兴奋,因为刁灵燕接了他的话,她愿意聊身体的重要部位,这表明刁灵燕确实发骚了,乔元不禁口乾舌燥,说话愈加放肆:「你们都是穿同样款式的按摩衣,从外面看,龙夫人的胸部更挺,更大,我好想摸一下。」

  「啊,你说什么。」

  刁灵燕大惊失色的样子,心跳如鼓。

  乔元有点儿紧张,见刁灵燕并没有气恼,他放心了,笑嘻嘻地挑逗:「我说我很想按摩龙夫人的胸部,这么漂亮的胸部要多按摩才能保持漂亮。」

  刁灵燕月眉一挑,娇嗔道:「你也懂按摩女人的胸部?」

  乔元鸡啄米似的:「懂的,懂的,我按摩女人的胸部,女人会觉得很舒服,龙夫人不信的话,可以试一试,如果不舒服,你不给我按就好。」

  「你当我……」

  刁灵燕几乎就要大骂出口,『白痴』两字到了嘴边被她硬生生吞了回去,她马上改口:「那我就试试。」

  乔元大喜过望,双手再次捧起了刁灵燕的一只玉足,张嘴就含,将五只娇艳欲滴的脚趾头系数含进嘴里,大口大口吮吸,刁灵燕大吃一惊,她猝不及防,顿时花枝乱颤,手忙脚乱:「啊,喂喂喂,乔师傅,你舔我的脚趾头做什么。」
  乔元吐出玉足,很专业的安抚表情:「放松,放松,这就是我说的好方法,龙夫人请放松,等我用这个方法帮龙夫人放松了,再按摩你的胸部。」

  「啊……」

  刁灵燕彷彿被强大的电流击中身体,她目眩神迷,初始还想玉足极力摆脱乔元的嘴,可挣扎了一会,她意外地感到玉足很舒服,尤其湿漉漉的舌头穿梭在脚趾缝之间时候,这种舒服居然还伴随着强烈性快感,刁灵燕有生以来头一次体验这种快感,她全身至于无比的幸福当中,她忘记了她的初衷,她本来是要揭穿乔元的真面目,现在她不管了,她要享受快感,体验舒服。

  乔元痴迷中,他陷入了恋足情结中无法自拔,他喜欢玉足,迷恋玉足,这是他的死结,吮吸玉足时,强烈的性快感也伴随着他,他的大水管硬到了极点,很痛苦,如龙困浅滩中难受,必须要释放出来,就在吮吸另一只玉足的那一刻,乔元拉下了裤裆拉链,小巨龙从裤裆里弹出,一飞冲天。

  刁灵燕一开始并没有察觉小巨龙降临,她闭着双眼,动情呻吟,也不管是否吵女儿睡觉,忽然,她感觉有一只手在触顶她大腿内侧,很烫热的手,还不时撞击刁灵燕的下体,不对啊,玉足被乔元双手捧着,哪来的手。

  刁灵燕很奇怪,那只手越顶越过份,几次戳中了凹陷部位,刁灵燕打了激灵,睁开双眼一看,我的天啊,老娘眼花了么,刁灵燕眨了眨眼,把眼睛瞪大,能瞪多大就瞪多大,她看到了一根形同大水管的怪物。

  「乔……乔师傅,你拿什么东西吓我。」

  若不是顾及身边熟睡的龙雪,刁灵燕肯定尖叫。

              【未完待续】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