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我和岳母】(01-08)【作者:刘雁儿】
【我和岳母】(01-08)【作者:刘雁儿】
字数:11456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一章:贴心的岳母

  我老婆很小的时候,岳父就去世了,是岳母一个人把她拉扯大。老婆还是和我啪拖的时候,在我家帮我收衣服叠衣服就问我:「哎,雁子,我几次帮你家里人收衣服都看不到你的内裤的,都是些女内裤滴?」

  我赶紧说到:「一个大姑娘家,咋呢么注意人家男孩子的内裤滴?」

  啊惠红着脸说:「我就是好奇才问一问的,帮你们家叠了那么多次衣服,就是没有你的内裤才奇怪的问下咋。」

  一直到一次到我家我在里屋换衣服,她偷偷到我房间偷窥我,才发现我穿的是女装内裤,当时也没有太大的反应,只是有些不喜欢吧了,毕竟是现代社会了,各种思潮都有。

  到了结婚后,有一次她当着岳母的面说我:「妈。你也不说说啊雁,他喜欢穿女装内裤。」

  当时就搞得我满脸通红。心想老婆当着她妈这样说,岳母肯定不知要骂我什么呢。谁不知道岳母却说道:「那有什么,只要外人不知道,自己喜好罢了。再说现在的女装长裤不都是前面开口的,那以前都是男装的,谁还说现在的女人穿男人裤子不成,人家男人从前面开裆的地方能掏出小鸡鸡,女人从前面开裆的地方能掏出什么?」老婆就笑瘫了。

  岳母接着说:「再说他们男人的内裤也太粗糙了,一点也不柔软,还是女装内裤好。不过我认为啊雁你还是穿妈咪裤好,柔软透气还宽大。主要还不磨你的小鸡鸡,低腰内裤包不住你里面的东西。以后你看上那款内裤就告诉我,我帮你买,一个大男人买女内裤多不好意思。」

  我听后心里好感激,朝我老婆啊惠得意的翘翘嘴,老婆做了一个晕死的动作。
  过了两天我在厅里坐着,岳母从房间出来,给了我一条粉红色妈咪裤说:「我买了两条,穿上看看。」

  我拿着妈咪裤往里屋走,岳母笑着说道:「真封建,当谁没有看过你哪玩意呢?」

  我红着脸说:「妈,人家害羞呃。」

  到里屋穿上妈咪裤出来,在岳母面前转了一圈,好得意的说:「好好看,也舒服,还有一条呢?」

  岳母把裙子拉高说:「一人一条。」

  岳母穿着和我一样的内裤,岳母圆润的臀部被妈咪裤刚好的包裹着,不像那些中老年妇女穿的内裤松松垮垮的,难看死了,圆润的屁股看上去很性感,一点毛毛都没有露出来,阴部微微的隆起,我有点头晕了。

  岳母用手抚摸着我的内裤,又把手衬到内裤里看,微微的透明,本来穿着岳母买的内裤,已经很兴奋,小鸡鸡已经硬硬的,加上岳母的手的接触,那东西就更硬了,我感觉到岳母的手在有意无意的接触我的鸡鸡,我感觉到岳母的想法,但那时我的岳母啊。

  岳母的手碰了几下我的小鸡鸡,突然岳母抽出手来,低头哭着跑回去房间,「我不能这样,我对不起她爸爸。」

  从那次后,我和岳母间发生了改变,以前岳母来我家,我都要穿的整整齐齐的,现在却可以穿的很随便。但心里她确是我母亲,孩子在母亲面前可以很随便,但绝没有性的想法。

  第二章:初次呈现

  有时候事情是一件接着一件的。那天我买了一个衣柜,放置好倒腾好,已经一身大汗,两手髒髒的也没有拿换洗的衣服,赶快空着手就跑到卫生间洗澡去了,心里想着,反正家里没人,洗完澡再回房间穿衣服。

  洗着洗着,一阵风刮来,就听到我的房门砰的一声,心里想千万别又坏了门锁,那个门锁是坏坏的,到时候光着身子还没法子到凉台拿工具呢,总不能又穿回这髒衣服吧。

  没多久,就听着大门开的声音,我想是老婆回来了,这下好办了,就算门坏了也有人到凉台拿工具开门了。

  等洗完澡经过厅的时候,头也没抬一抬看,想着反正是老婆坐在哪里,两公婆谁还没有看过谁啊?所以连个遮掩都没有就走到房门前,一开房门,真的锁住了。我就说到:「还坐在那里干什么,还不到凉台拿工具撬锁,等着看裸体表演啊?」

  一抬头才看到是岳母坐在那里,脸刷的就红了,一个大男人光着身子站在岳母前面,手里连块毛巾都没有,本能的用手赶快就捂住小鸡鸡。

  刚洗完澡,小鸡鸡受冷缩的小小的,用手捂着当然绰绰有余,可是这一害羞又加上用手一捂,小鸡鸡很快就涨大起来,越害羞越捂小鸡鸡就越硬,两个手都捂不住了。

  岳母好像还是专门的糗着我那个地方笑着说「」别捂了,不就是一根棍棍挑着个包袱吗,妈还没见过那东西啊,在妈面前还用那么害羞吗?再说刚才全看见了,现在再捂都迟了,不就那么点东西吗。「说着把手伸到裙子里,把内裤脱给我。」先穿着这个吧,省的你害羞,看羞得一身汗了,等一下还又要洗过澡。「
  跟着就到凉台拿工具去了。

  我赶快就穿上有岳母体温的内裤,就是上次在厅里穿的那条的同款,心里感到一阵兴奋,我正低头看着,岳母拿工具过来说:「不用看,都是一样大的。」
  我说:「妈,不是大小的问题,是感觉的问题,穿上去感觉好兴奋诶,怪不得网上有人专卖女人二手内裤呢。」

  岳母笑着说:「可不要到网上买那些内裤,都不知道有没有病菌的,你如果想要,就到我衣柜里拿就是了,看上那条就拿那条,咱们俩的尺寸差不多。」
  我笑着点点头,我岳母比较丰韵高大些,上次在厅里她给的内裤我穿着刚刚好,加上女人内裤弹性也好些,不像男内裤那样没有什么弹性。

  从此后我和岳母的内裤也就没有什么分了,我看上的内裤就叫岳母帮手买,或者看她穿的好看就问她要来穿就是了。

  我接过工具把门撬开,到里屋后在自己抽屉里拿了一条同样的内裤给回岳母。
  岳母接过来看了看说:「这是你的。」

  我好惊奇的说:「不都是一样的吗?你上次一样买的,你一条我一条滴?你怎么区分的?」

  她笑着说:「你的小鸡鸡头竖在内裤里,鸡嘴吐出来的那些黄东西就在内裤前面,我的那个洞洞在下面,黄斑就在下面。」

  我看了看,真是的。

  岳母可没有我那样害羞,就当着我面掀起裙子把我递过去的妈咪裤穿起来,我害羞的转过头没有看。

  岳母笑着说:「真封建。」哪神态一点也没有把我当成年的女婿,就像一个自己的小孩子罢了。

  第三章:睡成太字

  丑事一个接一个,这天睡到下半夜停了电,大热天的没有空调和电扇是没有办法睡的,还好厅里是穿堂风,把床上的席子铺在厅里,岳母今个没有回来,两夫妻脱的光溜溜的躺在了厅里。

  在茭白的月色下,两个男女光溜溜的躺在那里,你摸我一下下面,我捏一下你的胸,不免就嘿嘿起来,什么96,什么后入,前庭忙活了一大趟,最终累了睡着了。

  老婆星期六还要上班,一大早起来走了,我迷迷糊糊的继续睡着,后来仿佛听到有人在厅里伙房的出出入入的走动,心里想,可能是老婆起来做早餐吃了上班,也就没有在意,照样睡成「太」字一样凉快着。

  又不知过了许久,觉得一阵阵的凉风吹来很是清爽,眯缝着眼看到旁边的沙发上坐坐一个人,以为老婆还没有走,就喃喃地说:「老婆,你还没有去上班么?
  还想嘿嘿啊?我是心有余但鸡脖子竖不起来了,别听网上说的,一晚可以搞几次,那些都是骗人的,没有几个小时男人那东西是抬不起鸡脖子的,要是还没有过瘾就等今晚再来吧。「

  说完没有听到老婆的反应,只听到轻轻的笑声,睁开眼望去,原来是岳母坐在沙发上用手帮我扇着扇子,就像母亲大热天帮睡觉的孩子扇着扇子一样。
  我还没有意识到自己是光着身子成「太」字那样躺在岳母旁边,就跟岳母说:「妈,你什么时候来的,也不叫醒我。」

  岳母一个手捂住嘴笑着用嘴嘟嘟我下面说:「我要是一进门就叫醒你,可就没有呢么全活的春宫画看了,更听不到你们两公婆的黄段子了!」

  我这才发现自己光溜溜的躺在岳母面前,赶快坐起来不自主夹住双腿,把哪玩意夹在两个腿之间,又用手遮掩着下面的毛毛,岳母就笑的更厉害。我已经没有上次在厅里那样害羞了,反正都给岳母看过了,就像自家孩子光溜溜在母亲旁边一样。

  我红着脸说到:「妈,你也不那件东西给人家盖着,就让人家羞在这里。」
  岳母说:「大热天的盖什么?又是一家子谁羞你啊。还不赶快起了去刷牙洗脸,早餐都准备好了,你现在光溜溜在妈身边想干什么?你咋也像小华一样,把小鸡鸡夹在两个腿之间学女孩子啊?」

  我赶紧起来到里屋穿了内裤和睡衣,而后刷牙洗脸出来吃早餐。

  岳母见我穿的呢么多就说:「啊雁,大热天的,有没有外人,更加没有风扇,你穿呢么多干啥?捂汗啊!减肥啊!」

  我这才注意到,岳母今天在家穿了一件好透明的吊带短上衣,还是上次老婆买大了给了岳母那件,本来老婆说买件透明些的性感点,两公婆有情趣,这次穿在岳母身上令人遐想。岳母里面是一件中老年妇女常穿的白布文胸,下面是宽松的四角花裤衩,因为洗的多了有些透明,隐约看到里面没有穿内裤,性感之中透露出淳朴。

  岳母见我这样望着她就说:「你别看这奶罩老土,但透气吸汗,不像年轻人的那些化纤文胸,光好看漂亮,厚厚的捂在胸前,多热啊!这个大裤衩通风透气,不像现在的内裤,上下还用橡皮筋紧箍着,你哪小鸡鸡都捂在里面都熟了。」
  说着走到她房间拿了一条大裤衩,也是用薄薄的布做的,花花的。我接过来撒娇的说:「我想要妈你穿那条。」

  岳母绷着脸说:「不能啥都由着你,没有一点规矩了,再说我这条回来换上忙活了半天都有些汗湿了,你就会乱来,我可告诉你老婆的。」

  我到屋里脱了自己的衣服,把岳母的花裤衩穿起来。

  岳母在后面笑道:「现在封建了,知道害羞了,换个裤衩躲到里屋了,刚才光溜溜躺在厅里干啥呢?」

  岳母的花裤衩薄薄的,不贴身很凉爽,不知不觉小鸡鸡竖了起来,下面支起起了一个帐篷,自己也没有觉察到,只是当岳母看着我下面的时候才发现,我也没有当回事,反正是在岳母面前。

  第四章:第一次接触

  中午快下班了,老总急忙跑过来说:「赶快回去换套西装,下午要出席签字仪式。」

  平常我都是穿便服的,家里有一套西装好久都没穿了,急急忙忙的赶回去。
  一试,上衣还可以,裤子就小了,肚子大了扣不上。

  正犯难呢,岳母进来了。帮忙试了试,就是差一点,岳母想了想就到她屋里拿了条内裤来。

  我接过来一看,厚厚的高腰好有弹性。岳母说这是收腹裤,穿起来腹部会小好多,叫我把长裤和内裤都脱了试试。

  自从上次厅里的事后,我的确把岳母当成妈妈了,孩子在母亲面前脱衣服有什么不好意思的,脱就脱呗,光溜溜站在岳母旁边那个小傢伙居然没有反应。收腹裤好紧阿,第一次穿,岳母在旁边帮忙。

  岳母说:「专门找了条小的,紧一些腹部没有那么大。」

  腹部是细了,但收腹裤是为女人设计的,没有考虑男人的小鸡鸡,女人的下面可是平的,小鸡鸡在里面压的紧紧的,可能位置也没有摆好,那东西可不舒服了,岳母伸手进去把那长长的东西竖起来摆好一些,还贴心的把包皮拉上来护着龟头,这样龟头在紧身裤里不会磨的疼,岳母真细心聪明,她咋知道紧身裤会磨龟头滴?又把那两个蛋蛋放置好,这样弄一下果然舒服好多,不知道为啥,岳母伸手到我下面帮我弄小鸡鸡的时候,这小傢伙居然没有反映,毕竟是除了老婆外的另一个女人的手啊。

  再穿起裤子神奇啦,原来鼓鼓的腹部不见了,下面也和女人一样平平的了。
  平日里看着女人下面平平的那种感觉,今日轮到自己下面也是这样平平的了,没有了一坨东西在下面的感觉,那种感觉真是超新奇哦,裤子也变得刚刚好了,人也精神好多。正高兴呢,岳母却叫我把裤子脱下来。

  我说:「妈,好不容易穿好,怎么又脱呢?」

  她笑笑说:「你还是去拉个尿再穿吧,到外面穿着收腹裤拉尿可不好拉,紧紧的可不像你平常穿的妈咪裤那样宽松,掏你的小家雀可难掏了,搞不好还拉到裤子上了呢。拉完了又是收腹裤又是西裤的不好弄你那东西。」

  我笑笑夸奖岳母细心。岳母帮我把收腹裤脱了,拉完尿岳母又帮忙把收腹裤穿好,这次岳母再次伸手到收腹裤里摆弄我的家雀的时候,小傢伙有反应了。
  岳母见我下面有些反应脸也有些红了,羞羞的说到:「这小傢伙也对我有反应了,想干啥哦?」又用手拍拍我的屁股。

  我逗趣的和岳母说:「你也穿一条让我看看。」

  岳母说:「哪还不容易,下次穿给你看,今天不行,你还要上班呢。哪!记住啊,拉尿的时候不要在尿兜哪里拉,没有办法弄收腹裤,让人看到羞死你,收腹裤弄的不好可是自己遭罪,要到有门的隔间里拉尿。」

  我瞪大眼睛瞧着岳母说到:「妈,你咋对我们男人的那些事情知道的那么清楚滴?」

  岳母怒怒的瞪着我,出力拍打了我一下屁股:「净说这些废话,还不赶紧走。」
  一看钟真的是到时间了,赶快往单位赶。下了班回到家,老婆和岳母都在,老婆见我一身西装,说:「那套西装你还能穿?」

  我笑着在她前面转着身子,还脱掉上衣,展示我苗条的腰,她惊奇的望着我。
  用手摸着我的腰和腹部,手还有意的摸我的下面。

  我故作害羞的说:「妈妈在呢,你往哪里摸啊!」

  老婆说:「我就是发现你那里平平的,才专门摸摸看,妈又不是外人,你是咋搞的,腰也细了,哪里也和我一样平平的?」

  我看看岳母笑着对老婆卖关子说:「就是不告诉你。」

  岳母笑着说到:「你就让她看看呗,要不是她还以为你那东西给切了不见了呢,她可关心那东西了,要是不见了那可怎么办!」

  我笑着说:「妈也会说俏皮话,黄段子了!」

  岳母说到:「整天跟你们年轻人学的,都学坏了!」

  老婆帮我脱下长裤,才看到原来是收腹裤的缘故,她还报复的往哪里摸几下。
  还好是收腹裤,小鸡鸡虽然硬了,但看不出来。

  岳母对啊惠说到:「啊惠,你们不要在我老太婆面前搞那些淫秽动作,要弄到里屋去弄。」

  啊惠昳着声音说到:「妈,你那里老啊?你刚才还说跟我们年轻人学来着。」
  岳母假装生气的扬手打阿惠。

  第五章:岳母洗小鸡

  老婆把腰拧了,岳母带她的孙子小华一起来看她。

  老天啊,小华调皮的不得了,一下咚咚的跑过去,一下又咚咚的跑过来,一下又跳到凳子上,简直就是猴子。

  岳母刚把一锅汤煮好提到台面上,小华就沖了过来,眼看一锅汤就到在他头上,我赶快用手把汤锅抱住。小华就没事了,我的双手可惨了,两个手又红又肿还有水泡。

  还好医生说,擦些药膏,不要湿水,过几天就好了。但大热天的,洗澡干什么的可就麻烦了。

  岳母过意不去,把小华送回去后,就前前后后的忙了起来。双手擦得都是药膏,干起什么事情都麻烦。自己到厕所拉尿,本来很容易的事情,手和小鸡鸡就是不配合,硬是把裤子拉湿了,从卫生间出来给细心的岳母看到裤子一块湿湿的岳母愧疚的说:「这件事情是我造成的,有什么干不了的,应该叫我来,我是你妈,那些事情有什么好害羞的?」

  而后又到衣柜里找了乾净的内裤和睡裤,帮我脱了弄湿的裤子,而后又用湿毛巾把我下面擦了擦,我好感激的望着岳母。

  又过了一会,我红着脸小声说:「妈,我想拉尿。」

  那神态就和小时候叫妈妈拉尿一样。

  岳母和我走进厕所,帮我把睡裤退到下面,而后伸手从内裤的旁边掏出小鸡鸡,用手扶住我的鸡脖子,第一次女人看着拉尿因为兴奋,就是拉不出。

  我好害羞的解释说:「妈,我真的有尿的,就是拉不出。」我心里意思是,不是骗你的,那神态就像在母亲面前做错什么的。

  岳母轻轻的用嘴吹出「嘘嘘」的声音,就像小时候妈妈把尿那样,真是灵验,好快就拉完了。

  拉完后岳母还很熟练的摆几下鸡脖子,把鸡头上的尿摆掉,我惊奇的说:「妈,你怎么知道从旁边掏小鸡鸡,你们女人都是脱了裤子拉尿的,还知道尿完了要这样摆几下小鸡鸡的?」

  岳母用手轻轻的拍拍我的鸡脖子说:「你们男人就那点东西,一根棍棍挑着两个鸡蛋,妈那么大了有什么不知道的,都是过来人了,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啊,还记得那次在厅里你光光的捂着小鸡鸡的样子吗?」

  到晚上要洗澡了,岳母帮我把衣服全脱光,我举着手站在那里,一身暴露无遗。老婆还站在门口看热闹,我一个大男人光光的身子还把手举得高高的,心里气不打一个地方出说到:「你是看景啊,还是不放心我和妈呢?」

  老婆醋意的说:「妈,你看他都说啥呢?」

  岳母只是笑着,用水把我淋湿了,把沐浴液抹上就洗起来。洗到下面,我自然的把腿夹紧,岳母笑笑说:「和小华一样调皮,有能耐把那东西藏起来啊。」
  我真的调皮的弓着屁股让小鸡鸡垂在两个腿之间,还好小傢伙还没有反应,这样不用手帮忙也可以把小鸡鸡夹在大腿里面了,外面除了毛毛真的和女人差不多。

  岳母笑着拍打着我光溜溜的屁股,老婆已经离开卫生间门口了,听到岳母的笑声又回过来瞧说到:「妈,你们笑什么?」

  我笑着摇摇头不让岳母说,啊惠厥着嘴走了。我这人包皮比较长,自己也不注意洗那里,来回一折腾小鸡鸡竖起了脖子,包皮缩了下来,暴露出了里面的髒东西,给岳母发现了。

  「阿雁,你看你,这里面髒到,这么大的人啦,自己也不经常洗乾净,要是发炎了就麻烦了。」

  说着轻轻的把包皮再往后捋了捋,手上擦上沐浴液,轻轻的帮我洗起来,本来那里就狠敏感,又是第一个其她人帮我洗,连老婆都没有帮我洗过那里呃。小鸡鸡直直的竖着,岳母仔细的洗着,那神态就像帮她孙子洗一样,绝无成年男女间的感觉。我站在哪里任由岳母摆弄着,享受着哪兴奋但又有别于夫妻之间奇特的性感觉。

  第六章:老护士的手艺

  自从洗澡的事后,我决心去切掉包皮。谁知老婆却说:「那不便宜你了,你那东西不但给我摸还给妈摸过,这下又给那些护士们摸。」

  我撒娇的说:「什么啊,我亏大了,给那么多女人看过,还值钱的?」
  她丢下一句话,「得了便宜还卖乖。」

  手术也不大,先是护士剃毛。你想啊,自家养的小鸡终於把毛长长了,现在又要把他剃掉,心里好是新奇。

  那天是一个老护士帮我被的皮,心里总有些失落感,总想是一个年轻的护士帮我剃就好了,那个老护士还叫老婆出去等,老婆朝我撇撇嘴生气的出去了。那个老护士见得多了,根本就没有拿男人的鸡鸡当回事,不像那些实习护士又害羞又想摸摸的心里。往往还会把鸡鸡搞痛或者割出点血什么滴,但男病人总会喜欢给小护士弄。

  那个小傢伙过给一个老护士这样那样的折腾,小公鸡还是很反感的竖起起了脖子,搞妥了护士轻轻的拍拍我的鸡脖子说:「现在雄赳赳就算了,等割完了就别竖着啦,到时候拉扯伤口就不好受了!」

  看着光溜溜的下面好是兴奋,不知道为啥,也可能是这次的原因,以后就习惯把小鸡鸡的毛毛剃的乾乾净净的。

  手术完换药,岳母专门叫了那天帮我备皮的那个老护士帮忙换药,说是技术好。后来才听岳母告诉我,不想叫一个年轻护士帮我弄小鸡鸡,说是便宜我了,想不到岳母也会吃醋滴。

  那个老护士带我到换药室对我说:「脱裤子上床啊,还等什么?又不用你到卫生间里洗,我帮你洗了,够服务好了吧。」

  人家说外科的人就这样,真是让我见识到了。我害羞的脱了裤子躺在床上,虽然上次已经在这个老护士面前脱的光溜溜了,但毕竟还是害羞的,小鸡鸡很快就竖了起来,伤口立即就涨着疼起来。

  老护士见到我的表情笑着说:「叫你动完手术不要雄赳赳了,伤口涨着疼了吧。」

  说完拿了酒精在我的小鸡鸡上擦了起来,还用嘴吹些气到小鸡鸡上,一阵凉凉的感觉,那东西很快就软了下来,还是老护士能耐,要是一个年轻护士肯定涨的更厉害,疼的更厉害了。

  回来后也没有感觉咋样,只是觉得不方便罢了,小鸡鸡在内裤里晃动,一不小心还把包住那东西的纱布搞掉了,我和老婆两个人在里屋商量怎么把它包好不再掉,要不是在裤子里磨来蹭去的也容易掉。

  正搞着呢,岳母进来了。问明原因说到,「早说嘛,省的受那些罪。」
  说着回她房间去了。回来的时候手里拿了样东西,一条宽宽的长带子,一边还联着一条细的长带子,老婆惊奇的叫到「卫生带」。

  我也只是在网上看过这东西,今天可见到文物了。卫生带里有两条固定卫生纸的地方,岳母把我的鸡脖子轻轻的套在原来放卫生纸的地方,再把另一端从我胯下经过再穿过那条细带子把细带子系在我的腰上,把那两个扣子扣在前面的细带子上,怪麻烦的,但别说,好别致呢。

  卫生带的橡皮筋在屁股里夹着,整个屁股光溜溜露在外面,像穿丁字裤一样,只不过前面两边没有毛毛露出来了,在医院都给护士剃乾净了,好性感呢,就是屁股沟觉得有点点不舒服,我拿手动动橡皮筋。

  岳母见我这样说道:「屁股里夹个东西一开始有些不舒服,过一阵就好了,那些外国人穿丁字裤的不就是这样吗?」

  我笑到:「妈知道的真多,不过现在的丁字裤前面那块布大一点,还能遮住哪东西,卫生带就更加性感。」

  岳母说到:「以前年轻的时候刚用卫生带可烦了,不舒服,还要藏着掖着,洗月经带都要藏在内裤里晒,谁都不敢就那样挂在哪里晒,怕给人家知道,现在多好,在内裤下面沾一片,髒了就撕掉再换一片,一天到晚乾乾净净的。」
  老婆叫道,「妈你啥时候还留下这东西,现在都用卫生巾了这可是古董了。
  啊雁,可让你逮到便宜了,我还没用过呢,你用完给我,可以当情趣内裤。「

  岳母指着我老婆说到:「坏孩子,现在你咋不说啊雁用女人东西了?哪,就一条,别搞髒了。」

  鸡脖子竖着固定在卫生带里,也不来回晃动了,再也没有搞掉纱布了。外面也不用穿内裤了,就光戴一条卫生带,好有情趣。后来我又在淘宝网一个女性潮流购物那里再买了一条,但感觉不如带岳母的卫生带,两夫妻一人一条,别有情趣。

  第七章:岳母的初情

  那天老婆值班,我和岳母坐在厅里看电视。我不知道为啥突然问了一个很隐私的问题,也或许和岳母之间已经没有什么感到可以隐私的事了。

  「妈,你对男人那些细节那么熟悉滴?」我问完才感到脸红。

  岳母用眼瞪我一下说到:「雁儿!什么意思?」

  我红着脸说到:「妈,像我们男人拉尿从内裤旁边掏叫家雀,拉完了要甩一甩鸡脖子,像这些东西你咋知道的这么清楚滴?」

  岳母拿起扇子拍打我到:「雁儿,你越来越过分了,是不是怀疑我是一个不正经的女人啊?」

  我赶紧拉着岳母的手赔不是道:「妈,我哪里是这个意思呢?我只不过好奇你这方面咋懂得那么多则,啊惠那么新潮都不知道。」

  岳母打趣道:「雁儿,是不是你也叫啊惠抓住你的水枪射过水啊?」

  我笑着说:「别看妈你年纪大,可哪方面可是比啊惠懂得多,开放的多,就拿我穿女装内裤来说吧,啊惠就看不过眼,妈你就很支持。」

  岳母又用扇子拍打我几下说:「你岳父在世的时候也是个文化人,在学校教生物课,在那时候也属於开放型的人。平常有空你岳父就喜欢到山里採集一些植物标本。那一次我还没有和你岳父出去採集标本还没有结婚,两个人谈恋爱一起到山里玩也顺便採集植物标本。走着走着就下雨了,刚好我俩走到一个悬崖下面,就站在哪里躲起雨来。人家说下雨天尿多,你岳父说想拉尿,哪地方也没有多大的地方,加上我猜你岳父也想在我面前露一露他那玩意。那时候可不像现在,见面没有两次就上床了,那时候不到结婚是不会发生关系的。」

  我打趣的打断岳母的话明知故问到:「妈,是什么关系啊?」

  岳母怒怒的对我说到:「雁儿!再这样下流我就不说了。」

  我像个猫一样,不出声蜷缩到岳母的大腿上,岳母抚摸着我的头继续说道:「我实际上打心眼里也想瞧瞧男人那个地方到底长的是什么样,那个年代可不像现在那么开放,可以上网看,那个时候除了看过一两岁的小男孩的小鸡鸡,真的不知道男人长大了那个地方到底是咋样的。就算是看那些一两岁的小男孩的鸡鸡也是远远的偷偷的瞄上一眼,那个时候的女孩子哪里敢在近的地方死楸啊,再说啦,小男孩的哪点东西都还没有发育成熟呢,不就像个兵乓球那么大点吗?光溜溜的看了也没啥大意思。」说到这,岳母的脸红的好厉害。

  我枕着岳母的大腿仰望着说:「妈,哪你是第一次看男人的小家雀了?」
  岳母红着脸说:「是的,看你的也只是第二个,可不像现在的人那样那么开放。但你岳父哪里可不是小家雀,比你哪里还大呢。」

  我红着脸怒怒的瞪了岳母一眼。

  岳母继续说道:「你岳父往旁边走了两步掏出他的傢伙就尿了起来,我侧侧头偷偷的望着他哪里。因为光露出来鸡脖子,没有看到鸡身上的毛,不过已经很害羞和兴奋了。你岳父好像专门要给我看似的,手抓住鸡脖子到处射,不想一阵风吹过来,尿都吹到自己裤子上了,你岳父赶紧转过身来,正好对着我,这下我看的正着。我见他往我这里射,我就惊叫到。你射哪里啊,看都尿道我这里了,你知不知道害羞啊,当着我的面拉尿,耍流氓啊!」

  「你岳父笑着说:这不好啦,你不用偷偷的看了,刚才谁在哪里偷偷的看呢?
  这下看个全乎了,得了便宜还卖乖。「

  我瞪着他说:「谁稀罕看你哪里啊?」

  「你岳父当着我的面用手甩甩他的鸡脖子,把他那东西放回去说到:意思你不想看了,哪刚才还偷偷的看?」

  我怒怒着说他:「你都当着我的面拉了,我怎么办啊?再说啦,你难道不是想我看看你那东西么?」

  你岳父说:「想看就直说啦,装的害羞又偷偷的看。说完就解开皮带,把里外的裤子都脱到了下面,我那次是第一次看到成年人的哪里,你岳父的鸡脖子下面长满了好多毛毛,鸡脖子雄赳赳的扬着头,鸡头红红的,连鸡嘴都长开着,只是鸡嘴只张开一个小口,下面的嗉囊黑黑的,皱皱的耷拉在鸡脖子下面,所以我跟你说你们那东西就像一根棍子挑着一个包袱嘛。我害羞的正想过去摸一下,就听到附近有人走过来,你岳父赶紧把裤子穿了回去,你们男人就是想让女人摸一下的贱骨头心理。」

  我又怒怒的瞪了一下岳母说:「妈,你刚才不是说也想摸摸得吗?」

  岳母生气的把我推开了,不让我枕着她了。

  第八章:摸到没看到

  岳母腹部做手术住了院,这可是做女婿出力的好机会,再加上平时和岳母关系也很好,更是尽心。

  在医院里忙前忙后的,又是端屎又是到尿,吃饭喂药不再话下。看的同室的病友都眼热,加上女人之间的话本来就那个,听起来使你又感动又好气。

  那天刚手术完,岳母要拉尿,我把床帘子拉好,再把尿盆从床底下拿上来,帮忙把岳母的病号裤子解开,可能是打了死结或者是兴奋一下解不开,想着这下可以近距离看看岳母的那个地方了,不用害羞的偷偷看了,以前净是我脱光了给她看了,这下可要报复的好好看看岳母的那个地方,但越是想快点,却越是解不开,好不容易解开了病号服,刚退下外裤,岳母就用被单子遮住了哪一片地方,对我撇嘴笑笑,我把手伸到被单里把内裤退下了,而后轻轻声说:「妈,你真封建。」

  再把尿盆放到岳母的屁股底下,过了一会,岳母拍拍我的手暗示拉完了,我移走尿盆,又细心拿一些纸巾要帮岳母擦擦下面,岳母想自己来,我调皮的摇摇头小声说:「妈,你就别封建了,让我帮你吧。」说着把手伸到岳母的下面轻柔的擦起来。

  我看着岳母的脸泛着红晕,两个腿轻轻的夹着我的手,我趁机有意擦的久些,这可是第一次有机会用手接触岳母的下面,虽然还隔着那么一层纸,在擦到那两片嘴唇时候有意柔柔哪里。

  岳母腆怪的用手拍拍我说:「真调皮。」

  而后还用湿毛巾把岳母的屁股都擦擦,岳母比较丰润,但不臃肿,屁股圆圆的很有手感,或许因为紧张害羞,屁股夹得紧紧的。擦完了岳母赶紧自己把内裤提上来,我向她瞥了撇嘴。

  病房都兴称床号,就像监狱里叫编号一样,我岳母就是12床。

  旁边床的说:「12床阿,你真是有福气了,嫁了个怎么年轻的丈夫,还那么好心,忙前忙后的。」

  这边话还没完呢,那边就又开了,「喂,13床你也别羡慕别人,你老公不也不错嘛。」

  「你们都别说了,这年头再好不如丈夫年轻,那人老了干那事都没力。」
  「干啥事啊,干啥事啊。」她们七嘴八舌的说道。

  13床撇着嘴说道:「你们装傻啊?住院几天你们就不想赶快回去啪啪,你们那里就不痒痒?」

  我岳母实在听不过去了,打断她们的话说到:「你们积点德吧,人家是我女婿。」

  不说还好,这样一说就更炸锅了,我赶快到外面去了。病房外面有凳子坐在那里,她们以为我走了。

  「现在可开放了,女婿,女婿,婿婿就续上了。」

  「唉!就许他们男人搞女人啊,我们就不可以和其他男人好啊,什么世道。」
  「你别说,别人的手摸上去就是感觉不同。」

  「13床,看来你是给别人摸过了。」

  「11床,我是想啊,可有人摸才行啊,我可没有人家12床好福气,你看人家女婿帮她洗澡抹身的,你不想阿,别假正经。」

  「确实,那家里的松树皮手,摸到那里就跟刷子一样,没啥意思。」

  「哎!12床,说说看,女婿的手摸在身上有些什么感觉,和老公摸有什么不同?特别是摸到哪下面的时候兴奋吗?说来听听,等咱们也分享一下。」
  这边岳母还没有回话呢,那边就抢到:「反正是男人的手摸的,不都一样啦。」
  这边立即有人说道,「你当我们傻逼啊,老公的手和其他男人的手摸上去差远了!」

  你别说我岳母,有时说话很到位。「等明个叫我女婿给你们抹抹身不就知道了。」

  这话刚说完,13床就说了:「12床可是你说的,俺哪家的这两天都不来看看,刚好叫你女婿帮我擦擦身,可说好了。」

  还好这个时候医生来查房了,要不是还不知道说什么呢。

              【未完待续】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1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