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魅魔的生存游戏】(真实之路RW线)(10)【作者:zhuanyongj】
【魅魔的生存游戏】(真实之路RW线)(10)【作者:zhuanyongj】
字数:3215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十章夜晚的风

  在这夏天的尾巴,夜晚的风微微有些凉意,让身着短袖上衣的李凡不禁暗暗抱紧了自己的手臂。看着一旁也瑟瑟发抖的陈羽曦,李凡忙说道:「怎么觉得有点冷呢?这夏天应该还没过完啊。」

  陈羽曦凄惨地笑了笑:「毕竟是北方嘛,早些入秋也是能理解的。我记得你是东北人?你们那入秋不应该更早吗?」

  「是啊,我走之前下了几场雨,已经都穿上外套了。」李凡摇了摇头,想到自己在火车上就已经把外套放到了包里,就觉得有点难受。

  「要是你现在也穿着外套就好了。」陈羽曦悄悄靠近了李凡一些,仿佛这样能更暖和一点。

  「总感觉这有点冷得不同寻常了,之前看天气预报,今天最低气温也有24度,不可能这么冷的。」李凡假装冷静地分析着。他一直笃信着「心静自然热」的信条,尽管俗语说的是「心静自然凉」。他觉得只要能够平心静气,不管冷或者热都可以泰然处之了。

  「是不是和那个莫名锁上的门有关系啊,其实我们被困在了一个什么结界里,出也出不去,然后结界的温度越来越低,就这样让我们冻死在里面。」陈羽曦默默挽起了李凡的手臂,靠在了他的肩上。原本陈羽曦并不是这么开放的人,但是二人因为这次医院事件的关系,也有过一点肌肤之亲,也就没那么排斥了。
  李凡静静地思考着,并没有在意一旁靠在自己身上的陈羽曦。

  「听说男生体温都很高,你身上真暖和。」陈羽曦靠着李凡,有一种莫名的安心感。一天的劳累,让她现在很是疲惫。尤其是身上还带有着初次被破处的疼痛,身心俱疲的她很快便迷糊起来。她慢慢阖上了眼睛,呼吸也渐渐平稳了起来。
  将睡未睡之际,她听到了李凡的声音。

  「别睡着了,这样容易着凉。」

  陈羽曦忽然觉得心里暖暖的,也对李凡高看了一眼,于是摇摇头,拍了拍自己的脸,说道:「嗯,我知道了。」

  「这空荡荡的天台也没个遮风挡雨的地方,真是……」突然李凡意识到了什么,一拍脑门说道,「要不咱们干脆从天台上跳下去自杀吧,这样还能少受点痛苦。」

  陈羽曦想了一想,说道:「如果真的没有退路,就一起跳下去吧。」她在心里还加上了后半句「殉情听上去也不错。」

  于是李凡起身,走到了天台的边缘。陈羽曦也拍了拍屁股上的归尘跟了上去。
  天台边上的风更大一些,吹乱了陈羽曦的头发,于是她用一直缠在手腕上的发绳将头发简单的扎了起来。与此同时,李凡向着天台边上的空气,伸出了手,想要试探一下周围是否真的存在结界。就在他把手伸出栏杆的时候,却被一堵看不见的墙挡住了。

  李凡深深地叹了口气:「不行,医院周围果然有一堵看不见的空气墙,现在想跳下去都做不到了。」

  「没事啦,都已经这个样子了。」李凡突然感觉背后传来一股暖暖的感觉,自己竟被陈羽曦从背后抱住了,他不知该作何反应,只得愣在那里。「等开学之后,一定要记得加我的战网好友哦。我除了那个射击游戏,还玩那个卡牌游戏呢。」
  「像你这么喜欢玩游戏的女生我还是第一次见。」面对妹子表白一般的暗示,李凡也没有给出一个明确的回应:「我会记着的,等开学之后一起玩吧。」
  李凡答应了白芷帮她实现所有的梦,还收到了雷小语的一张好人卡,现在又被暗示开学一起玩,他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好像欠下了好多情债,不知如何去还。在他的心中,其实更在意给白芷的约定,可能是他接触的第一个女生的原因吧。然而李凡是那种明天的烦恼绝对不会在今天考虑的人,未来的事,就交给未来的自己去思考吧。

  李凡没有放开陈羽曦抱着他的双臂,反而感到在这凉凉的夜晚有些温暖。然而就在二人气氛逐渐暧昧起来的时候,他忽然听到了门开的声音。连忙回头看过去,发现一个人影似乎正端着一柄手枪指着他二人。

  听到声音的陈羽曦像是受惊的小鹿一般,迅速松开了抱着李凡的双手,站到一边。

  「很抱歉打扰了你们亲亲我我,不过现在这家医院,我说了算。」人影向前走了两步,借着并不明晰的月光,李凡认出那个人正是之前从车菁手下逃走的李冬,手里也端着他那能够让人眩晕的手枪道具。

  李凡识趣地举起了双手:「这不是冬哥吗?真是太巧了。那个,误会,误会……」然后用眼神示意了一下陈羽曦,让她也举起了双手。

  「我当是谁呢,原来是你小子。真没想到你居然在那女魔头的手里活下来了。」李冬渐渐逼近二人,冷笑着说道,「虽然不知道你在哪勾搭到这个妹子的,不过你们都活不过今晚了。」

  「能不能让我明明白白地死?」李凡尝试着和李冬谈判。「我很想知道,今晚这医院这么诡异,都是你做的吗?」

  「你以为我会像电影里的反派一样和主角说一堆话,包括各种计划然后被翻盘死于话多么?」李冬冷笑着看着二人,直看得二人心里发毛,然而李冬却说出了一句让他们大跌眼镜的话:「诶,我还真就会了。」

  还没来得及吐槽,李冬就继续说了下去:「从那女人手里逃走之后,我就来到了医院,然而那时候一楼有两个男的正在强奸两个女生,我也不是什么正义的使者,那时候我只想找个地方好好歇歇,于是就偷偷去了医院的地下室的仓库。」
  李冬慢慢也放下了手枪,可能是觉得稳操胜券吧:「之后我在那里发现了一个魔法阵,当我站在上面的时候,整个医院忽然一片漆黑,魔法阵上出现了一个特漂亮的裸体美女,就那么站立着悬在魔法阵上方,比咱们那个魅魔老师还要有味道、那胸,真是太好看了,又大又圆,啧啧。」

  听到这样的描述,陈羽曦皱起了眉头,她还是不习惯这样的露骨的描述。
  「有这么一对奶子,我当然要上去摸一摸了,但是他妈的居然是虚的。」李冬跺了跺脚,「卧槽怎么这么冷……然后我就对着那个虚影撸了一管。」

  陈羽曦终于还是忍不住了,骂了出口:「你这人怎么这么恶心啊。」

  「小姑娘,这世界远比你想象的肮脏,」李冬晃了晃手中的枪,「不想吃枪子的话,就好好听着别插嘴。」

  陈羽曦赶紧吓得躲到了李凡的身后。

  李冬开始继续述说着他的故事。

  在阴暗的地下室里,一个男人正对着那个裸女的虚影,上下套弄这自己的肉棒。裸女双眼紧闭,看不出有什么表情。但是不知为何,却能勾起男人心中最原始的欲望。没过多久,李冬高喊一声,射出了自己的精华。

  白浊的液体透过虚影,直接落在了下方的魔法阵上,一道鲜艳的红芒闪过,液体竟被魔法阵全部吸收。

  正在李冬享受射精的余韵的时候,一个似真似幻的声音忽然直接在他的脑海里响了起来:「少年,你想不想,得到永恒的快乐?」

  李冬吓了一跳,连忙睁开眼睛四处看了看,并没有什么别人,难道刚才的声音其实是自己的幻觉?还没等他确认情况,声音便再度响起:「想不想,得到无与伦比的力量?」

  李冬终于确认了自己听到的声音并非幻觉,想到这个屋里除了自己便只有一个裸女的虚影,觉得除了她之外便没有别的可能了。

  他看向那个虚影,发现那个女人还是没有变化,于是试探性地问道:「美女,刚刚的声音是你吗?」

  然而空灵而魅惑的声音并没有回答他,只是继续了她刚才的话:「只要你听我的话,你就能得到你想要的一切。」

  李冬觉得很有问题,然而力量和美色的诱惑让他犹豫不决,于是再次问那个虚影道:「刚刚的声音是你吗美女?是的话点点头行吗?」

  「看来你还有犹豫呢。」女声依旧没有理会他的问题,声音中透着失望,随后伴随着一阵红光,那裸女便消失不见,化作了一张朴素的羊皮纸,落在了魔法阵的正中央。

  李冬不敢去碰触那张古怪的羊皮纸,他心中狐疑不决,大声喊道:「喂,你是谁?你在哪?」

  然而并没有任何回音。

  随后他又借着手机的微光,在地下室中四处找了找刚刚那美丽女子的身影,可是依旧一无所获。

  那个声音再也没有响起,无论李冬做什么,怎样大喊,漆黑的地下室都没有任何的反应了。

  李冬终于还是拾起了那张羊皮纸,借着手机微弱的光线,看清了上面的字迹。
  「想要得到力量,就照纸上写的的做。」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