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偏偏要做你的M】(4.20)【作者:deltat】
【偏偏要做你的M】(4.20)【作者:deltat】
字数:547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4.20章

  在我们的两周年纪念日的那天,吴小涵却依然一个人在外出差。

  那大半个星期里,没有吴小涵在我的身旁,我下班一个人回到她的家里,又是感到无比地孤独寂寞。

  鞋架上的鞋子都早已被我舔干净,我只能把那些鞋子一双一双地捧起来,凑近鼻子,企图从鞋子里闻到一些属于吴小涵的气息。

  我想给吴小涵打电话,可是却又怕打扰到她——我毕竟只是她的M,不应该随便打扰她的。

  好在,她晚上还是会打电话给我,说她也想我;甚至,她也允许我把她的脏袜子拿出来含在嘴里过夜。

  终于,她回来的那天,我开车去机场把她接了回来。

  为她换好鞋子,又脱下了她脚上有着一丝臭味的船袜后,我便进了厨房,去做晚餐——下午去机场之前,我就已经把菜都准备得差不多了,于是很快就做完端上了桌。

  当然,还有吴小涵喜欢的红酒——西班牙产的小众葡萄酒虽然不贵,但是品质相当不错。

  吃完饭我便一个人去洗碗,将吴小涵留在客厅里。

  我回到客厅里时,她已经坐在沙发上,还在一个人喝着剩下的葡萄酒。
  我乖乖地跪在她的脚边,将她的脚从拖鞋里抽出来,抱到我的怀里。

  作为主奴,我们不可能像普通情侣那样,女生躺在沙发上,依偎在男生的怀里。

  于是,便只能换一种姿势,也就是我跪在地上,将吴小涵的脚抱在我的怀里,然后把脑袋凑到她的膝边,乖巧而顺从地趴着。

  一开始时,吴小涵还都是穿着拖鞋踩在我的大腿上让我抱住的;后来,她也就允许我把她的脚从拖鞋中抽出来再抱住了。

  甚至,她还毫不避讳地把脚趾伸到了我的贞操锁上面搭着。

  看了一会儿电视候,吴小涵从出差时背的那个背包里,打开了她iPad说是她一个人出差的时候看了部不错的SM视频,其中有一部是拿下体当作烛台用的,她准备让我一起看看。

  「你出差在外还看这些啊?」我问。

  她说:「晚上无聊的时候就找些SM视频来汲取灵感啊;最不济也可以就当作一般AV来看,当作刺激嘛。」

  她点击进入「My recently watched」列表,点击了其中一部播放。

  视频直接通过Airplay投到了电视上,让我也可以轻松地和她一起看起来。

  那部视频里,男M的尿道里被插入了一根蜡烛——一根又细又短的小蜡烛,大部分插入了尿道,只留着一点点还从龟头伸了出来。

  然后,蜡烛被点燃,于是,那个M的肉棒也就成了一个烛台,被蜡烛上直接流下来的蜡液不停地灼烫着。

  「你说,把你那根硬不起来的肉棒也拿来当烛台用,怎么样?反正也没别的用途了嘛?」吴小涵问道。

  我点点头:「嗯。」

  看起来,也不是特别残暴的虐待方法嘛。

  可到了后面,烛芯越来越短,终于让火苗直接灼烧起了那个可怜的龟头;可怜的男奴不停抽搐着企图逃离火焰烧灼的剧痛,却被铁链绑住,完全动弹不得,只能大叫求饶。

  看到这里,我才开始有些害怕,而吴小涵似乎却有些兴奋:「像这么烧你那可怜的玩意儿,你应该很喜欢吧,小贱货?」

  「我……要是小涵学姐喜欢就好。」

  「真是的,一点意思都没有,」她嗔怪道:「就不能承认你自己喜欢吗?」
  我只是笑笑,继续看着视频。

  视频里男奴的龟头都被烧得发黑了,主人才算把蜡烛吹灭。

  而这个视频结束过后,却自动跳到了下一个视频开始播放——而下一个视频的标题竟是「Penectomy」。

  吴小涵拿iPad赶紧退出播放:「啊,这个没想让你见到的。」

  我却忽然有些好奇了:「没事啦,小涵学姐,我也一起看看嘛。」

  「你……」她说:「我怕这个吓到你的啦。」

  「没事,我看看吧。」我说道。

  视频里的男人被绑住,一把小刀抵在他阴茎的根部用力地来回切割着,让他惨叫着不停抽搐——刀子甚至还粗暴地反复割了好多下,才把粘连着的皮肉都全部切断。

  到最后,他的整根阴茎都被割了下来[1],只留下一个血红的断面在往外渗着血。

  那血腥而残暴的画面让我下身一凉,甚至都不忍心仔细去看。

  可吴小涵却看得聚精会神,甚至面色都微微红了起来——看得出来,这样的画面让她很是性奋。

  甚至,她似乎都当着我的面,把手指伸到了自己的内裤里。

  视频结束后,我抬起头问吴小涵:「这么喜欢吗?」

  「没……没啦……」吴小涵摇摇头。

  「你肯定看过好几次这个视频吧?毕竟都在你的最近播放列表里……」我问道。

  「前几天晚上……我看过几次……」

  我忽然变得有些敏感:「你不会真想阉了我吧?」

  她闭着眼想了一秒,却又低下头问我:「如果我说我也想阉了你,你会答应吗?」

  这个问题让我一惊;但我还是很理智地想起了我曾经的承诺。

  我于是紧紧抱住她的腿,仰头对她说道:「做你的M的第一天,我就说过我愿意被你阉的啊。我的那东西是属于你的,我只是替你保管而已。你想阉,随时都可以阉啊。」

  「傻瓜……」她说着,用双膝轻轻夹住了我的脑袋:「你真的想被我完全阉掉吗?」

  「嗯。」

  「那你说说,你想要学姐怎么阉了你呀?」

  「都听你的呀,小涵学姐。你可以像视频里那样,绑住我,用刀子直接把我那东西割下来。或者你想弄一个像小尺寸断头台那样的东西来切断我的下面,也是可以的嘛。」

  「那你会不会疼死呀?你挣扎反抗怎么办呀?」吴小涵的呼吸渐渐粗重。
  「疼的话才能体现我对你的奉献嘛。学姐你可以把我绑起来,让我根本反抗不了,再疼也只能挨着。」

  她揉着我的脸问道:「那,我直接用刀子割的话,一下就割完了,多没意思呀。」

  我于是迎合着吴小涵的幻想:「那……学姐你就一刀一刀地割,像是切香肠一样,把我的鸡鸡切成一片一片的,连个全尸都不留给我。最好每切一片都让我疼得昏过去,然后你再把我弄醒以后,再把下一片也割下来。」

  「嗯」,她很满意:「真乖。学姐……真的好想……就那么一片一片地把你鸡鸡切掉呢。」

  「好呀,学姐,我都听你的……」

  吴小涵再也按捺不住她的性奋,把我的脑袋按到了她已经湿透的内裤上:「乖狗狗,鸡鸡要被割掉的乖狗狗,只能用舌头的乖狗狗,快把我舔舒服。」
  她甚至都没有耐心脱下她的小内裤,只是用手指把内裤的前面往侧面扒开,就让我舔舐起她的蜜穴来。

  我的舌头在她的花园里舞动了不一会儿,她便坐在沙发上高潮了,然后瘫软过去。

  我跪在她的脚旁,小声说道:「学姐,你是真的想玩阉割,对吗?」

  「别乱说啦。这种一辈子的事情,割了就再也没法回来的,程度实在太重了,我不会玩的。也就是幻想一下而已。」

  「可是,你的心里还是想,对吗?我不是问你要不要玩,我只是想知道,你心里是不是经常都会幻想。」

  见她没回答,我再次强调:「说实话噢。什么都可以说的,不要瞒着我。」
  吴小涵说:「好吧。我本来就喜欢玩虐阳,这种最极致的玩法,幻想过也不奇怪吧。前几天看到这个视频的时候,我确实一边看着在脑海里想着自己阉割男人的样子,一边自慰了好几次……」

  「你幻想里你阉的人是不是我呀?」我又问道。

  「这个……重要吗?」吴小涵问道。

  「就是想知道你性幻想的时候是想到我还是在想别人呀?」

  「好吧好吧,」吴小涵说道:「确实是幻想把你阉掉呢。」

  这就够了。

  我跪在她的面前,抱住了她的腿:「那,你阉了我吧,好不好?」

  「你在说什么呀?我分得清幻想和现实,我不能这么对你的。」

  「可我已经硬不起来了,留着那东西做什么呢?」

  「注射剂可以让你硬起来呀,说不定吃药也可以。割掉可就再也回不来了。」
  「可……我喜欢我的身体被你破坏的感觉呀。」

  「我已经完全毁坏了你的一个蛋蛋了呀。你都只剩下一个蛋蛋了。」

  「我还剩着一个蛋蛋呀,还有鸡鸡你也可以割掉的嘛。」

  「不行,不可以。当时把你的蛋蛋弄碎掉一个,纯粹是意外。我不能再那么对你了。」

  「可是,小涵学姐,你记得你答应过我的吗?」

  「什么?」

  「你所有关于SM的梦想和愿望,都会和我分享,和我一起实现的。」
  「不包括这种啦。」

  可是,实现吴小涵的梦想,从来是我的责任和使命。

  一个成功的M,应该能让S自由自在,完全按照她的梦想去做。

  作为一个M,当然应该让S完全放下对M的怜悯——毕竟,我不配得到吴小涵的怜悯。

  我跪下,脑袋磕在地上:「小涵学姐,求求你,阉了我吧。」

  「好啦好啦,」吴小涵说:「你该不会是不想再承受我对你下面的残虐,所以为了解脱,才想要我把你阉掉的吧?」

  我这次重重磕头:「我对天发誓,没有。你要是不信的话,可以先狠狠用一切方式虐完它,然后再阉掉的。我真的没有那种想法,我只是想满足你的愿望而已。」

  看到我如此急于澄清,吴小涵说:「我知道你是真的想的,没真的怀疑你的动机啦,刚才开玩笑的。」

  「那,就真的阉了我,好吗?」

  吴小涵弯下身,对我说:「不要犯傻,好吗?」

  我只是伸手握住吴小涵的脚,将她的脚移到我的头顶上踩着,然后乞求道:「小涵学姐。答应我吧。我想要被你亲手阉掉。我知道,我的鸡鸡和蛋蛋不可能有更好的结局了。被你阉掉,我会很幸福的。」

  「你有没有想过,真的阉了你,我怎么办?要真把你虐成那样,我一辈子都会责怪我自己的。」

  「为什么要责怪你自己呀?我们早就说好了,我下面那东西是属于你的……本来就是你的东西,你为什么……」

  「你有没有想过,我不一定能一辈子陪着你。要是我真把你阉了,你以后怎么办呢?」

  「我以后也不需要它了呀。难道你觉得我会允许自己这辈子再接近别的女人吗?」

  「我……可是……我不能彻底断了你的退路呀。」

  我心生一计,故意装出不开心的样子:「你是不是不相信我对你的感情呀,小涵学姐?都这么久了,我为你做了那么多了,你还是不相信吗?」

  「我没有不相信呀……我知道你对我的深情。」

  「那你就应该知道,对我来说,这辈子唯一有价值的事情、唯一幸福的事情,就是满足你呀。除了你以外的一切,对我来说都没有意义。如果你相信我对你的感情的话,你就应该相信,我留着我身上的那东西,真的什么用也没有;你阉了我,给我这个满足你的机会,才是让我幸福圆满啊。」

  吴小涵抬起了她的脚,摇着头说道:「我是想让你崇拜我、爱我。可是,不应该到这个地步的,你知道吗?你不用这样的。」

  「我喜欢这样呀。」我抱着她的脚,把脸埋到了她的脚背上。

  沉默半晌,吴小涵又找到了一个理由:「那万一以后我还想玩虐阳,怎么办?要是把你割了,以后我虐谁去呀?」

  「你可以虐别的M呀,」我说:「愿意被你虐阳的M应该很多呀。但是他们又不一定愿意被你阉割。所以,别的项目你可以和他们玩,而阉割就交给我来实现,不好吗?」

  「你不介意我收别的M吗?」

  「我有什么资格介意呢?我只是你的M而已,又不能占有你。你能得到更多你想要的满足,我为什么要介意呀。」

  「你……在你眼里,你真的什么也不在意吗?」

  「嗯。我只在意你呀,小涵学姐。」

  「哎。我只是害怕太过火了……害怕我利用了你对我的感情。」

  「没有呀,小涵学姐。为什么要说『利用』呀。我本来就是你的。」

  吴小涵沉默了。

  沉默半晌,我抬着头看着她:「别想这么多了。只需要问一个问题就够了呀,那就是,你是不是幻想过阉割我。」

  「是……」吴小涵说完,却又摇摇头:「不……」

  「小涵学姐,你是幻想过的。所以,刚才才会那么兴奋……」

  「好吧。我是想过,可是……」

  「没有『可是』了。你没必要活得那么累的。你要是想,就今晚就好,就现在就好,我的身体就在这里,阉了我吧,好吗?」

  「我……」吴小涵犹豫着。

  毫无疑问,作为一个喜欢刑虐的女S,她是真真切切地想要尝试玩阉割的——和她相处了这么久,这一点我无比确认。

  正是这种确信,给了我此刻的决心:「小涵学姐,答应我吧。我想。」
  「那……」吴小涵艰难地点点头,说道:「你去把自己绑好在里面的刑床上吧。」

  「嗯,」我开心地答道:「我进去调教室把自己绑好等你了噢。刀子我会准备好放在一边的。」

  后来的我回想起来时,都有些不敢相信,我是真的那么轻易地就决定接受阉割,甚至一心欢愉地就爬上了刑床。

  [1]即Eunuch maker的视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