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再盗人参果】【作者:遭瘟的猴子】
【再盗人参果】【作者:遭瘟的猴子】
字数:8717


请点击页面右边的小手图标支持楼主。您的支持是我继续转帖的动力。

  之前和人聊天偶然想到人参果会不会分男女,然后就想要写一篇关于人参果的西游记秀色文。结果看事容易做事难,想要模仿那种明代小说风格还真不容易。自己修改了几次还是觉得很蹩脚,而且秀色部分相对也单薄了很多。感觉自己也到极限了,发到论坛里让大家看看吧,希望各位同好能帮着再雕琢一番。

         回外回 动贪嗔心猿盗果 了爱恨龙马归真

  话说师徒四人一路西去,这一日黄昏时分正行得一处荒僻所在。

  行者看远近并无村落房舍,就此间倒也平坦,言道:「师父,今日天色晚了,不若便在此地停宿,待明日再行吧。」

  众人并无异议便即停脚歇息。

  三藏用过了斋饭做罢了晚课便即安歇不提,却说那猪八戒见圣僧睡下,却自探头探脑似要有什言语。

  行者笑道:「兀那呆子,可是有话言讲。」

  八戒轻声道:「哥哥轻声,莫要惊动了师父。你且做个法闭住师父耳目,小弟却有一桩好事说与兄长。」

  悟空道:「常言道,好事不背人,背人无好事。你有话但讲无妨,又做的什么劳什子法?」

  八戒道:「哥哥休疑,此事于我等兄弟乃是天大的造化,若叫师父知晓不免横生枝节。」

  「却又作怪。」

  猴王说罢掐了个诀望三藏一指便即闭了圣僧耳目,只待那呆子说出一番什么言语。

  八戒憨笑几声望南方虚指道:「哥哥可知此间往南二十里乃是什么所在?」
  悟空道:「却不曾晓。」

  八戒道:「好教哥哥得知,此间往南二十里有山名唤苍云岭,岭上有一处隐仙庄,便是那太古妖仙居所。」

  行者道:「那便如何,俺老孙与那妖仙素无来往,又有得什么好事?」
  八戒笑道:「哥哥可还记得那五庄观偷吃人参果之事?」

  猴王一把揪住八戒耳朵笑道:「如何不记得,若非你这呆子挑唆又何来那一场是非?莫非贤弟生了悔过之意,特来为兄处讨一顿好打?」

  那呆子被行者扯住耳朵,直痛得呲牙咧嘴涕泗横流,慌忙告饶道:「哥哥且住,哥哥且住,老猪知错便了。」

  行者松了手,那呆子兀自揉着耳朵叫苦不迭。

  悟空问道:「你无端提起那五庄观之事却是为何?」

  八戒言道:「哥哥有所不知,俺老猪昔日在天上做元帅时曾听人说起,那苍云岭隐仙庄内也有一株人参果树哩。」

  猴王笑道:「你这呆子,此等道听途说之言如何便信得?那人参果树乃天地灵根,哪得有这许多?」

  八戒道:「兄长只知其一不知其二,盖凡世间万物,有正必有反,有阴必有阳。人参果树乃天地灵根亦是一阴一阳,阳树便是五庄观内那株,这阴树么,便正在此间哩。」

  猴王思忖这呆子所言倒有几分道理,便又问道:「树分阴阳,那果子可有不同?」

  八戒言道:「哥哥所料不差,这阴阳两果非但形态相异,且功用各有不同。五庄观内果树属阳,所结果子尽是童子之形;此间果树性阴,那果子皆是二八少女之状。食用阳果可添寿数,若吃上一枚阴果,嘿嘿,可平添万年道行哩。」
  悟空听不觉心痒,却又想这呆子将此番故事说与我听无非又要撺掇我去盗果,如此叫他得逞岂不折了面子?当即说道:「呆子休得再说,你我兄弟得食那阳果已是造化,如何再起贪心,却又打那阴果的主意?」

  沙僧在一旁听了也即劝道:「大师兄所言甚是,那太古妖仙得道已久法力无边,若无端招惹了他不免又要生出事端。」

  那八戒正无话讲,听得悟净言语眼珠一转计上心来,说道:「罢了罢了,哥哥既是惧那妖仙厉害俺也不再多言。只可怜哥哥一世英名,唉,不提也罢。」
  那猴王自皈依佛门每日听圣僧讲经说法,诸般七情六欲早已淡了,只是争强好胜之念不曾磨灭。

  听到此处不免焦躁起来,披胸一把揪住八戒喝道:「你这呆子说得什么?俺老孙的名头如何便不提也罢?」

  那呆子用得正是激将之法,当即说道:「想哥哥自出世以来,斗得皆是霸道强梁,当年西天佛祖驾临哥哥也不曾有半句软话出口。三界之内提起哥哥大名,哪个不竖大指?却不想,如今,唉。」

  八戒说得两句复又摇头叹息,悟空急问道:「如今便又怎地!?」

  八戒道:「如今么,如今怕是免不了被那妖仙拿去说口。」

  行者最是火爆脾性,如何受得了八戒这般吞吞吐吐?当下复又揪住耳朵说道:「你这呆子吞吞吐吐,好不急煞人也!再要作怪,老孙定将你一顿好打!」
  八戒看悟空这般急躁心中窃喜,暗道成也。

  当下只是讨饶道:「哥哥莫打,非是小弟不说,只怕说将出来气坏了哥哥。」
  行者焦躁道:「你且细细说来,若有道理便罢,若尽是胡言乱语今日定不饶你!」

  八戒说道:「今日哥哥虽无争胜之念,有意放他一马,只是那妖仙日后不免逢人便要如此夸口:

  『想俺太古妖仙,自成道以来据此灵根,神鬼妖魔空自艳羡却无一人敢来抢夺,便是那自称什么齐天大圣的弼马温路过我境,也不免落荒而走夹尾而遁,真真笑煞人也!』」

  行者闻听此言当真是气炸连肝肺,挫碎口中牙,啊呀呀暴叫一声推开八戒便要发作。

  猛然间心思一翻,暗道好险,险些儿又中了这呆子的激将法。

  行者暗暗思忖,这呆子虽是存心相激,所言却并非全无道理,倘若俺老孙的名头被人拿去说口岂不是英名尽丧?

  当下说道:「兀那呆子,俺老孙非是瞧不破你这激将法,只是那太古妖仙有何德能久据灵根?合该教他将出些来分与旁人。俺老孙正要叫他明白。」

  行者说罢架起筋斗云直望苍云岭去也。

  按下八戒洋洋自得暂且不提,却说悟空站在云头之上往那苍云岭隐仙庄看去,真是好一派仙家风光。

  但只见,祥云遮翠柏,霞光映青松,庭前生瑞霭,檐上飞长虹。

  涉清溪灵龟常伴,栖苍岩仙鹤相迎。

  铺路石疑是麒麟迹,绕栏杆恰似蛟龙行。

  园中芬芳花不谢,圃内仙草叶常青。

  草木尽得长生法,无边道化岂是空?

  真个是,茫茫人间无处觅,端的仙家好风景。

  悟空在云头看罢暗赞一声好气象,若非此等福地也生不得那天地灵根,这才按落云头来到那隐仙庄后园门外。

  猴王使个隐身法在门外观瞧,正看一个狐首小童守在门口。

  悟空暗笑一声,变个瞌睡虫飞入小童窍内将他放倒这才大摇大摆推门而入。
  行者走入后园,但见遍地奇花异草之间一棵参天古木郁郁森森,翡翠般的树叶间挂着些粉白的果子,不是人参果却是何物。

  孙大圣心中大喜,腾身上了果树坐在枝桠之间要看这人参阴果究竟何等模样。
  但见那人参果确如八戒所言长成少女形状,一个个尺来长粉妆玉砌的果子挂在树上,便如一座座少女玉像一般。

  悟空捧起一枚细细观看,只见那人参果虽只一尺来长却生得什是精细,连指掌纹路皆是一清二楚直如一般少女无二。

  那果子头上与树枝相连之处生得乌黑发亮,正如满头青丝梳成一条发辫;面上看,却见妙目微合朱唇轻抿,恰似芙蓉春睡美艳无伦。

  悟空正赞叹间,忽闻得背后一声娇叱道:「你是何人,敢来盗果!?」
  那孙大圣虽有无边法力却终是做贼心虚,暗叫苦也。

  回头看时却并无一人,但见一枚人参果正瞪视着自家。

  行者正自犹疑,又有一枚果子开口问道:「姐姐不早安歇却有何事喧哗?」
  说话间又有几枚果子醒来,姐姐妹妹地闹将起来。

  原来那太古妖仙生性吝啬,那树上所结仙果从不肯将与旁人,自家享用不完的便任其长在树上,因此有数枚果子年深日久依傍灵根竟修得了灵性。

  行者想透了其中关节便即喝道:「呔!尔等再要啰皂,惹翻了俺,看俺不推倒这果树叫尔等一个个化为尘泥!」

  那一众仙果几时见过这等凶恶人物,一个个吓得面如土色噤若寒蝉,只有那方才喝问行者的仙果犹自说道:「上仙息怒,上仙若要吃果子便将小奴摘去,莫要伤了众家妹子。」

  行者道:「你这果子倒也有情有义,也罢,瞧在你面上,俺便只取三枚,余下的便即饶过。」

  那仙果听了便即闭目道:「如此便多谢上仙了。」

  行者看那果子双眼紧闭轻咬朱唇看来颇为惊惧,然犹自昂首而待。

  悟空不禁暗赞这仙果颇有情义,心道:「不料小小一枚果子也有这般心思,本该就此饶过了她,只可惜她生就便是果子,终不免为人所食。与其留与凡夫俗子享用,不若便让俺老孙用了也不辱没于她。」

  当即拔下一撮毫毛变作了几只锦囊,又将如意金箍棒化作了那摘果子用的金击子。

  行者将金击子在她额头上轻轻一敲,那果子「哎呦」叫得一声便落入了锦囊。
  孙大圣将锦囊口收紧系于腰间,复又敲下两枚仙果各自收于囊内。

  行者摘了仙果正待要架筋斗云而去,一瞥之间却又瞧见一枚仙果。

  大圣一看这仙果容貌当真吃惊不小。

  「不意这果子竟与她长得如此相似,莫非当真是缘法。也罢,便将她也摘去便了。」

  行者略一犹豫,又摘了那枚人参果这才跳下树来。

  悟空正待要回转之时,忽然想起自己样貌被这些果子看了去,岂不糟糕?
  好猴王眼珠一转早有计较,当即变了一支毛笔在那园门上书道:「盗果者,齐天大圣孙悟空也。」

  原来大圣用的正是欲盖弥彰之计,心想凭那妖仙法力纵使自己不曾露相也终须被他得知,倒不如便将名姓留下。

  盖只因古今为窃做盗者从无一人敢留真名实姓,便将姓名留于此处,他若来寻便说「多半是俺老孙昔日仇家嫁祸所为」,这官司打到何处也须听俺的说辞。
  行者想到此处窃笑一阵,一个筋斗便寻不见了。

  再说八戒沙僧见大圣归来急忙相迎,八戒搀扶间问道:「嘿嘿嘿,好师哥,回来得这般迅速想必是得手了?」

  悟空道:「那是自然,有俺老孙出马自是手到擒来。」

  行者说着将腰间两只锦囊解下交与八戒沙僧道:「这两只果子你二人自己挑去。」

  八戒将两只锦囊打开来看,那两枚人参果见八戒嘴脸丑恶,不禁惊叫失色相拥而泣。

  八戒看一枚仙果生得身材瘦长,另一枚却甚丰满,胸前隆起的双乳圆滚滚的,连那屁股也是圆润异常,较之另一枚更显肥美。

  八戒将那丰满果子揽在怀中,将另一只递与沙僧道:「师弟,这枚你吃了吧。」
  行者看了抚掌笑道:「常言道,傻子识大个,你这呆子却正应了此言。」
  呆子脸上一热道:「你这猢狲少要胡说,你囊中那只何不取出来看,莫不是比这两只生的都大不成?」

  行者取出那人参果道:「呆子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老孙便给你们看看。」
  原来大圣手中那只虽被众仙果呼为姐姐,样貌却较众果更为幼小,连胸前两朵也只微微隆起。

  八戒道:「哥哥少要哄人,你腰间尚有一只锦囊,莫非还有藏私?」

  行者道:「呆子少要胡言,这一只乃是为兄特意为小白龙寻来的。」

  说着将锦囊递与白马,那小龙却道:「多谢师兄美意,小弟心领便是,只是这果子,还是诸位师兄享用了吧。」

  原来那小龙本是西海龙君太子,向来便自视甚高,便落难在鹰愁涧之时也不屑与妖魔为伍,于吃人之事更是避而远之,不似那三人皈依佛门之前皆是一方魔君。

  如今看那人参果能言能动与一般妙龄少女无二哪里还肯吃。

  悟空却仍将那锦囊递与白马道:「贤弟且慢谦让,你且看了这果子再说不迟。」
  小龙拗不过悟空,现出人形接过那锦囊打开一看不由得大惊失色。

  只见那人参果生得杏眼桃腮眉目如画更兼身姿婀娜端的十分美貌,小龙见了更是惊得说不出话来,原来那仙果竟与小白龙昔日的未婚妻子碧波潭万圣公主十分神似。

  只是后来那万圣公主与九头虫私通,累得他被贬鹰愁涧。

  后来唐僧师徒行至祭赛国,揭破她与九头虫盗取国宝将她打死。

  小白龙嘴上虽不说,心中不免遗恨。

  此番行者特将这枚人参果盗来与他也为了他一桩心事,待他日取经大业功德圆满便可立地成佛。

  按下小龙呆愣愣看着那仙果暂且不表,却说那边八戒捧着那枚人参果不觉淫心大动,将那果子放到唇下伸舌一番舔弄,将那仙果吓得哭叫连连。

  悟空道:「你这呆子,莫要将那仙果吓死可是不中吃了。」

  八戒道:「前番俺老猪吃得急了,连这人参果是什么滋味也不晓得。今日俺正要细细品尝哩。」

  行者这边笑得直打跌,说道:「呆子胡说八道,你嘴大舌长,那果子还不足你一口,倒要看你如何品尝。」

  八戒道:「哥哥休得取笑,你怎知俺没有妙计?」

  八戒说罢使个变化之法,将身躯也缩至一尺大小说道:「俺这法子如何?」
  那呆子说着揽过仙果,伸指来回捏弄着她胸前两点樱红,也不管她如何挣扎。
  悟空一扯悟净道:「休要理那呆子,只管吃果子便了。」

  昔日沙悟净盘踞流沙河之时也是一方妖魔,过往行人给他吃了没有一千也有八百。

  此刻见那人参果容颜秀丽,且比起人间女子更是娇小柔弱,不由得也激起了昔日凶暴之性。

  当即将那人参果握在左手,右手两指捏住那人参果右腿只轻轻一扯便将那一条嫩葱般的腿连着半个臀胯扯了下了,将那人参果痛得哀哀哭嚎。

  沙僧将那断腿放入口中轻轻咀嚼,但觉滋味清脆芬芳,全无人肉那般血腥之气,当下又将剩下那条嫩腿也扯下嚼食。

  那人参果只觉腰臀以下剧痛钻心,又看沙僧嚼食自家肢体心中好不悲惨,哭告道:「长老慈悲,要食奴家肢体便请用了,但求赐奴家速死,似这般剧痛奴家实是受不得了,啊——」

  那仙果言犹未毕又是一声惨叫,原来沙僧见她哭个不停心中颇为恼怒,将手中剩得的一只玉足塞入了那仙果口中。

  那人参果玉足虽然纤秀小巧却又岂是那樱桃小口容下的?

  那嫩脚只塞入一半,已将仙果口角撑裂,可怜那仙果心中虽有万般愁苦却再是连哭上两声都做不到了。

  沙悟净吃罢双腿又伸双指捏住那仙果腰肢,手中只轻轻一扭,那莹白的肚腹已然应手而破,黄金也似的浆汁直涌了出来直似人腹破肠流一般无二。

  那人参果肚腹一破,沙僧只觉一阵清香扑鼻,浑不似凡人肚肠那般腥臭。
  原来那人参果虽形似凡人却终是果子,腹内并无诸般脏腑,只是些果瓤并汁水。

  沙僧见那金黄的浆汁直要流出,忙将一张血盆大口凑将上去,吮住那人参果半截腔子用力一吸,那醇厚甘美的浆汁便尽被他吸入了口中。

  那仙果口中塞着自己一只玉足,虽觉剧痛难当却也叫不出声,半截身子只是一阵阵栗抖,两只眼睛不住地翻白。

  这边行者手中那枚人参果见了自家姐妹惨状不由得凄然落泪,又想众姐妹生就便是人参果,命里注定为人所食又怨得谁来,想到此处不由喟然长叹。

  悟空知她心思,暗想俺曾应她只取三枚人参果,而今多取一只已是失信,若再折磨于她不免心中有愧。

  想到此节,行者言道:「你也莫要悲伤,非是俺不近人情,也是你等劫数该然。俺念你颇有慧根也不折辱于你,便即取你性命便了。」

  行者说罢抓起人参果举到唇边将她头颅含在口中,两排利齿轻轻一合便将那脆生生的脖颈一口咬断,甘冽清甜的果汁便如鲜血般直喷入行者口中。

  行者但觉那果汁醇厚甘冽有如琼浆玉露一般,不禁咬住她颈口一阵吮吸,吮得那仙果身躯在他掌中一阵抽搐。

  那仙果一颗大枣般的头颅便在行者舌上滚来滚去,被行者一口咬得粉碎和着汁水吞入了腹中。

  待汁液吮净,行者方才把那果子放入口中嚼食。

  再看八戒时,只见那呆子早已脱得精光正自伏在那仙果身上,长嘴大舌正在她胯间一阵舔弄。

  这人参果不但生具人形,连细微之处也无不具备,连胯间也自生有一处穴道恰似女子阴门一般。

  那呆子见这人参果这般美貌不觉动了淫心,长舌时翻时卷不断舔弄那处鲜嫩果肉,直把那洞舔得汁水淋漓,也不知是老猪的口水还是那仙果的果汁。

  那果子虽不晓人事,然胯间被人如此舔弄也觉羞臊不堪,双手在八戒头上奋力推拒却只是推他不动。

  八戒舔了一阵只觉虚火上涌,忍不住便要提枪上马。

  行者在一旁笑道:「兀那呆子好不糊涂,你自顾与她交合,弄脏了这果子却还如何吃得?」

  八戒却说道:「哥哥不知,俺老猪成道之前便有采阴补阳之术,便是与女仙交合也不曾泄得半分。此术久不施展,今日正好拿她开荤。」

  八戒说罢仰躺在地,双手掐住那果子纤腰将那小洞对准自家阳物直按了下去。
  那呆子只觉穴内清凉润泽于寻常女子自是迥异,又觉似有数十道果肉如丝绸一般裹住阳物,端的紧窄无比畅快绝伦。

  猪八戒自顾享受,却是苦了那枚人参果。

  那果子未经人事,又兼老猪阳物粗大,只觉得似有一条棒槌在自家体内乱搅,直似要将五脏六腑捣碎一般。

  仙果待要逃走,却哪里敌得过那呆子铁钳也似一双大手,一番挣扎却弄得自己腰臀上被老猪抓出道道朱痕。

  那果子心中哀苦,只得放声痛哭,直哭得头上乌云散乱两靥珠泪纷纷。
  那呆子正弄到美处,自顾抓着那仙果不住耸动腰身,浑不理她死活。

  忽觉得精关松动忙吸一口气运起采阴补阳之法,霎时间,老猪那阳物顶上马眼一张生出一阵吸力,反将人参果体内汁水吸入了老猪腹中。

  此法原是在男女交合之时用以吸取女方元阴以补男方之阳,那人参果腹中具是果汁浆液,却比那女子交合时所泄元阴多出不知几百倍。

  老猪但觉一阵快意更是运功猛吸,那人参果却被吸得头晕目眩,坐在老猪身上摇摇晃晃便似吃醉了酒一般。

  八戒却还不肯罢手,直吸得那人参果小腹一阵凹陷,老猪那巨物便在那白嫩的肚皮上撑起一道肉满A便似要破腹而出一般。

  那人参果神志已自不清,双眼翻白朱唇微张发出一阵咯咯怪响。

  恰在此时,八戒只觉丹田内一阵热气勃发,不自觉便破了那缩身之法。
  老猪身子渐渐变大,胯下阳物自也是随风而长,人参果但觉腹内一阵膨胀,胯下便是撕裂般的剧痛。

  低头看时,只见自家肚腹之中一条巨物正自变大,那小腹已被撑的圆了,阳物顶端已胀进了自己胸膛。

  那阳物还在膨胀,直似要穿破喉咙从口中穿出一般。

  人参果直痛得咿咿呀呀地哀号,忽觉胸腹间一阵剧痛,耳中听得砰的一声,那阳具已然破腹而出,将她身躯撑得支离破碎。

  那人参果只惨叫得一声,一颗脑袋便连着半个胸脯摔落在老猪肚皮上。
  更有些残肢碎肉落在地上便应了那「五行相畏」之说,化作尘泥入地而去了。
  原来那人参果中汁液最是滋补,能增人道行,八戒误打误撞以采阴补阳之术吸取人参果中精华便似将之炼化了一般。

  老猪平白增了万年道行一时真气混乱这才破了变化之法,他却只道是自己云雨之际乱了咒法这才平白毁了那果子。

  八戒心有不甘,兀自捡拾着落在他腹上的细碎果肉放入口中。

  悟空悟净二人见了不禁哈哈大笑,行者道:「沙师弟快看,那呆子早说要细细品尝,如今果应此语。」

  那呆子心中闷闷不乐,只是低声骂道:「该死的猢狲,遭瘟的猴子,再要笑时叫你吃饭噎死,喝水呛死!」

  按下八戒如何懊恼暂且不提,却说这边厢小龙手捧着那仙果一时却呆了。
  他与那万圣公主本是自幼相识,后来由两家龙君做主约为连理本是一桩美事。
  哪想到那公主竟与九头虫私通,害得小龙触犯天条获罪受贬。

  如今虽是报了昔日之仇,小龙每自念及此事心中总不免恨恨不平。

  此刻见那人参果便如公主重生一般,心中一时悲喜交加,看着她却不知该如何是好。

  那人参果自被行者盗来,心中时时惊惧,待见了小龙却也觉似曾相识一般。
  又见他脸色阴晴不定,当即问道:「公子,你何故如此看我?」

  小龙正在出神之际,忽听她询问这才想起,如此一个少女赤身露体被自己瞪视岂不失礼,当即扯下一片袍襟裹在她身上说道:「真是该打,在下一时出神,不觉冒犯了仙子,还望仙子见谅。」

  那人参果自成形之日便是赤身露体挂在树上,此刻虽被小龙看着倒也不觉如何羞耻,只是知他一番好意倒也颇觉安慰。

  又见他相貌英俊举止风流,浑不似行者等三人那般粗野凶恶,心中更添好感。
  当即说道:「蒙公子垂顾,妾身不胜感激。只是公子面带忧色,莫非有什么心事?」

  小龙见她举止动作神态语言无一不似自己昔日那未婚妻子,更是触动心事,当下便将前情后果对她讲了。

  那人参果叹息一声道:「莫非真是上天缘法,妾身今日得与公子相见想必正是为全公子心事。这身果肉便请公子享用了吧。」

  见那人参果如此模样,小龙心中愈发不忍,当即言道:「你已然修得精灵,我不忍相害,你就此逃命去吧。」

  人参果凄然一笑道:「公子不知,我等人参果生就得『五行相畏』,遇金而落,遇木而枯,遇水而化,遇火而焦,遇土而入,即便修得精灵也不能妄自举动。
  人参果生来便是与人食用,能遇着公子这般人品便如凡间女子嫁得如意郎君一般,公子不必犹疑。」

  小龙暗想听她如此说来我若再推辞不免辜负于她,当即说道:「也罢,我便将你一口吞下也免得零碎受苦。但愿得你来世投生得好去处,莫要再做了瓜果。」
  小龙言罢身形一晃显出了本相,张开龙口一吸将那果子吸入了口中。

  小龙这番举动原是体恤与她,只是他一时意乱情迷,却忘了自家的本事。
  他本是西海龙君之子,正占了西方庚辛金,呼吸吞吐之间卷起风来便裹着千般利刃。

  每日用饭之时也不需咀嚼,只轻轻一吸便有风刃将食物斩碎送入腹中。
  盖只因这般本事于他而言便如常人吃饭喝水一般平常,因而一时倒未曾想起。
  那人参果一被他吸入口中,便觉肩头一痛,再看时只见自己一条手臂不知怎地便已断了。

  那截断臂被风刃卷起,霎时间便斩成粉末吸入了腹中。

  人参果还未及明白便觉全身似有无数刀剑切割一般支离破碎,直搅得玉果肉如百合纷飞,金瓜瓤似菊瓣零落,粉妆玉砌的身子一霎间便化为齑粉。

  更有一道风刃直斩向她面门,将她一颗脑袋当中劈做了两半。

  就在风刃劈开她头颅之时,那仙果却觉神志陡然澄明,往事种种涌入脑海,却是万圣公主的记忆。

  那人参果这才记起自己正是万圣公主转世,不由得感叹道:「太子,我昔日对你不住,今朝却连身子也被你吃了。你我两世皆做不成夫妻,今日却融而为一,这段孽缘也算是了断了吧。」

  说罢连两半头颅也被风刃斩碎,吞入了小龙腹中。

  那小龙正自吞咽之际,恍惚间却听到了那人参果这几句言语不禁潸然泪下。
  暗道今日了却了凡尘,正该一心向佛保师父西去,尘世种种自此再也与我无关了。

  这正是:

  莫道天公意无常,因缘果报不曾爽。

  昔日负君肝胆意,今朝将妾血肉偿。

  按下行者兄弟四人暂且不表,却说那太古妖仙正自打坐,忽觉一阵心血来潮,掐指一算知是人参果有失。

  急到后园看时,正见着行者所留之字,不由得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
  咬牙怒骂道:「猢狲欺我太甚,不将汝剥皮拆骨难泄我心头之恨!」

  欲知那妖仙如何报复,且听下回分解。

                (完)

请点击页面右边的小手图标支持楼主。您的支持是我继续转帖的动力。

[ 本帖最后由 龙葵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